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解開在學關係中特別權力關係的最後一道魔咒-解析釋字第784號解釋

2019/11/15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解開在學關係中特別權力關係的最後一道魔咒-解析釋字第784號解釋
特別權力關係從「基礎關係與經營關係」到「重大影響說」,乃至後續的「全面揚棄」,其相關演變在我國大法官釋憲實務上頗具重要性。 司法官/律師/司法特考/國考各類科/行政法/大法官解釋

解開在學關係中特別權力關係的最後一道魔咒

 解析釋字第784號解釋

特別權力關係從「基礎關係與經營關係」到「重大影響說」,乃至後續的「全面揚棄」,其相關演變在我國大法官釋憲實務上頗具重要性。大法官於2008年作成的釋字第653號解釋,即奠定了我國告別特別權力關係的里程碑,其中,針對我國憲法第16條訴訟權的保障範圍有個相當完整的詮釋,大法官指出:「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於其權利遭受侵害時,有請求法院救濟之權利。基於有權利即有救濟之原則,人民權利遭受侵害時,必須給予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平審判,以獲及時有效救濟之機會,此乃訴訟權保障之核心內容,不得因身分之不同而予以剝奪。」。

而今釋字第784號解釋(以下稱本號解釋)的初登場,並未令人感到稀鬆平常,反而易引發一股討論的浪潮。如果是研究所考試,不無可能在題目內要求考生針對特別權力關係的演進多為著墨。就國家考試而言,也更是一個思考相關論述如何運用的焦點,而且更是一個貫穿憲法及行政法的良好考點。

以下針對幾個可以聯想得到的程序與實體考點,簡要說明如下

一、變更解釋屬補充解釋之態樣

(一)「補充解釋」並非見諸於「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或其他相關法律的「法律用語」,其相關聲請程序係由大法官自釋字第28號解釋以來,在釋憲實務中所逐步拓展而來。

(二)「變更解釋」雖從字義上而言似與「補充解釋」屬不同概念(或程序)。然而,「變更解釋」即係表示大法官並不維持先前解釋之見解,因而在本質上原係一種對於先前解釋的「補充」,且更進一步地予以「變更」。[1]因此,變更解釋屬補充解釋態樣之一。

(三)本號解釋說明:「當事人對於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本院解釋,發生疑義,聲請補充解釋,經核確有文字晦澀不明、論證不周或其他正當理由者,應予受理」。其人民得聲請補充解釋之程序有兩類:一、補充解釋與原解釋同一聲請人[2]:人民基於正當理由得對於大法官就其聲請解釋案件所為之解釋,聲請補充解釋;二、補充解釋與原解釋非同一聲請人[3]:人民對於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大法官解釋,發生疑義,得聲請補充解釋。相關要件彙整如下:

 

二、釋字第784號解釋的效力

(一) 本號解釋的聲請人於解釋公布後可提起再審:認為與憲法意旨不符,其受不利確定終局裁判者,得以該解釋為再審【釋177185】。

(二) 如聲請人基於同一法令之其他案件,亦有適用:聲請人以同一法令牴觸憲法疑義而已聲請解釋之各案件,亦可適用【釋193】。

(三) 以同一法令合法提請解釋未併案之不同聲請人,亦為解釋效力所及:聲請人以外之人以同一法令牴觸憲法疑義聲請解釋,雖未合併辦理,但其聲請經大法官決議認定符合法定要件者,其據以聲請之案件,亦可適用釋字第177號解釋所稱「本院依人民聲請所為之解釋,對聲請人據以聲請之案件,亦有效力」之部分【釋686】,據此可提起再審。

(四) 本號解釋如為定期失效,聲請人及其他聲請解釋之人於解釋公布後亦可提起再審:宣告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法令違憲並定期失效後,聲請人及其他聲請解釋之聲請人,皆能獲得應有之救濟,法院不得以該法令於該期限內仍屬有效為理由駁回【釋725741】。

三、釋字第382號、第684號解釋與釋字第784號解釋之關係[4]

 

四、教師及學校之教育或管理措施之專業判斷餘地,應為行政法院中攻防重點

(一)行政法院對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行政處分之司法審查範圍限於裁量之合法性,而不及於裁量行使之妥當性。至於不確定法律概念,行政法院以審查為原則,但對於具有高度屬人性之評定、高度科技性之判斷、計畫性政策之決定及獨立專家委員會之判斷,則基於尊重其不可替代性、專業性及法律授權之專屬性,而承認行政機關就此等事項之決定,有判斷餘地,對其判斷採取較低之審查密度。

(二)行政法院僅於行政機關之判斷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時,得予撤銷或變更,其可資審查之情形包括【釋553、最高行9930】:

  1. 行政機關所為之判斷,是否出於錯誤之事實認定或不完全之資訊。
  2. 法律概念涉及事實關係時,其涵攝有無明顯錯誤。
  3. 對法律概念之解釋有無明顯違背解釋法則或牴觸既存之上位規範。
  4. 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有違一般公認之價值判斷標準。
  5. 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出於與事物無關之考量,亦即違反不當連結之禁止。
  6. 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法定之正當程序。
  7. 作成判斷之行政機關,其組織是否合法且有判斷之權限。
  8. 行政機關之判斷,是否違反相關法治國家應遵守之原理原則,如平等原則、公益原則等。

(三)由此可知,依據本號解釋之結果,如未來出現憲法及行政法混合出題(或單純屬於行政法試題)時,其考點將會兼及落在判斷「是否有權利侵害」以及「受侵害的權利提起行政爭訟之攻防」部分。尤其對於教師及學校的專業判斷餘地部分,將會是論證重點,在作答時,必須清楚理解「行政裁量──裁量瑕疵」以及「不確定法律概念──判斷餘地」之區分及其概念,其中對於判斷餘地之審查,原則上法院予以尊重,例外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才會介入審查,對此,在題目上,應就有恣意濫用及其他違法情事部分進行判斷與涵攝。


[1] 吳信華,論大法官釋憲程序中的「補充解釋」,收錄於憲法訴訟專題研究()—「訴訟類型」,元照,200910月,頁314

[2] 大法官會議第607次會議決議:人民對於司法院大法官就其聲請解釋案件所為之解釋,聲請補充解釋,經核確有正當理由應予受理者,得依現行人民聲請釋憲程序之規定,予以解釋。

[3] 大法官會議第948次會議決議:當事人對於確定終局裁判所適用之大法官解釋,發生疑義,聲請解釋時,仍應依現行大法官審理案件法有關規定視個案情形審查決定之。

[4] 請自行參閱釋字第382號、第684號、第784號解釋。詳細資料請參考釋字第784號解釋林俊益大法官提出協同意見書,頁5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