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動物權受到侵害得否請求慰撫金-以陪伴動物為討論中心

2019/11/15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動物權受到侵害得否請求慰撫金-以陪伴動物為討論中心
動物受到侵害,甚至喪失生命,飼主除得請求財產上損害賠償外,是否得就其非財產上之損害請求慰撫金呢?司法實務見解從…… 司法官/律師/司法特考/法律/民法/債/物權/池錚

動物權受到侵害得否請求慰撫金-以陪伴動物為討論中心

壹、 前言

動物,尤其陪伴動物[1]或寵物[2](如貓、狗及兔子等),已經是現代人類社會常見的情感依託對象(甚至有毛小孩之稱),惟現行民法之僅有「人」、「物」,於該二元區分之制度下,則勢必將動物劃歸為「物」。那麼如陪伴動物受到侵害,甚至喪失生命,飼主除得請求財產上損害賠償外,是否得就其非財產上之損害請求慰撫金呢?司法實務見解從原先認為動物即物之觀點而完全否定該請求,但近年來似乎有承認動物權而開始鬆動之趨勢,本文將從動物權出發,針對陪伴動物死亡,以民事的角度來看慰撫金得否請求之問題所在[3]

 

貳、動物權之概念

近年動物權(animal rights)之概念在歐美國家開始蓬勃發展,而有主張動物具有知覺感受,應成為法律上權利主體者。德國民法第90條之119908月修正增訂)明定,動物非物,而受特別法律之保護,提升動物之權利主體性[4]除有法規之保護外,瑞士及德國更將「動物保護」條款規定於憲法上之基本國策中,大大地提升動物權之位階以及其特殊之法律地位[5]因而動物得與學術自由(實驗動物)、宗教自由(如為祭祀而飼養神豬或其他人類基本權利相互衝突,因其具有憲法上地位,而得為價值之權衡[6],甚至與人類之基本權為抗衡

然而如前所述,我國民法並未就動物權有相關之立法,得參諸我國民法第五編(總則、債、物權、親屬繼承),總則明確區分人與物之概念,物權係針對物而建立之制度,債篇各種契約規定「當事人」互相意思表示一致,契約始為成立,可知債篇係以「人」基礎所設置,而親屬、繼承則更直接係就「人」身分關係而建立之制度,足見我國整部民法典係以人為導向,而尚未將動物權納入民法立法之考量。

 

參、司法實務見解

一、傳統否定見解

多數法院均係以民法第195條之請求僅限於人格權及身分權受侵害時,而無動物權受侵害之適用。亦有法院[7]因當事人主張動物權應予以類推適用,而加以審酌,但仍認為參諸民法第195條第1項之規定,已明示係就人格法益受侵害時所得請求非財產上損害之依據,則該條規定顯已明定就人格權受侵害時方得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不生法律漏洞而類推適用補充之問題,據此排除適用或類推適用之可能。

二、近來肯定見解

雖因依我國目前侵權行為體系架構,飼主於動物受侵害死亡時,僅得請求價利益,無法請求完整利益,亦無法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或殯葬費,然亦有法院[8]考量到陪伴動物與人所具有之情感上密切關係,有時已近似於家人間之伴侶關係,若將動物定位為「物」,將使他人對動物之侵害,被視為只是對飼主「財產上所有權」之侵害,此不僅與目前社會觀念不符,且可能變相鼓勵大眾漠視動物之生命及不尊重保護動物。而大膽地認為「動物」非物,而是介於「人」與「物」之間的「獨立生命體」。

更進一步提出依照陪伴動物之屬性及請求權利不同,在現行民法架構下應適用或類推適用之規定,即有所不同。寵物雖與人具有伴侶關係,寵物仍屬於人所有,而類似於財產之概念,故關於寵物所有權之移轉,即應適用有關財產移轉之規定,惟針對加害人侵害寵物之行為,飼主則得依其性質類推適用民法侵權行為之相關規定。

肆、             結論

於民法侵權行為體系中,財產權受到侵害僅得請求財產上損害賠償,而人格權(非財產權)受到侵害即得主張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以財產權與非財產權為損害賠償二元分立之劃分,向來就已係爭議不斷,如傳家的古物,受他人毀損而滅失,如僅有計算財產上之減損,即係忽略了權利人對於物情感上之價值,此問題於陪伴動物上更加凸顯。雖對於陪伴動物之情感價值本不易評估,但就人格權侵害,實務上亦係由法官參酌各種事證,而以自由心證為價額之衡量,並未如同財產權侵害有明確之基準,是以動物權侵害亦無不可比照辦理之由。就此學者陳汝吟[9]即認為具有商品性質之動物,則應有動物本體損害的買價及民法第196條規定適用,無慰撫金與喪葬費;但如為陪伴動物,則無動物本體買價賠償民法第196條適用,但得主張適當之慰撫金與喪葬費較為適宜。


[1] 學者陳汝吟引用美國愛護動物協會(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ASPCA陪伴動物定義,認為係受到馴化且喜歡家庭生活的動物,常見像是犬、貓,又因該等動物能在生理、心理、情感、行為與社會需求上,與人類日常生活建立親密關係,同時人類需對該等陪伴動物負法律上責任。見陳汝吟,侵害陪伴動物之慰撫金賠償與界限,東吳法律學報第30卷第3期,頁47

[2] 我國動物保護法對於寵物之定義,係指指犬、貓及其他供玩賞、伴侶之目的而飼養或管領之動物。

[3] 關於刑事部分,因現行法有動物保護法所定相關刑責予以保護動物。

[4] 林明鏘,論動物保護法制之基本問題,20059月,頁734

[5] 瑞土聯邦憲法第25條即規定動物保護條款;德國亦於2002年修正之基本法第20條之1增列動物保護條款。

[6] 林明鏘,論動物保護法制之基本問題,20059月,頁734

[7] 臺灣嘉義地方法院94年度訴字第47號民事判決。

[8]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消上易字第8號民事判決。

[9] 陳汝吟,侵害陪伴動物之慰撫金賠償與界限,東吳法律學報第30卷第3期,頁91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