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林望|簡介我國電子支付法制及民事法律關係

2019/11/15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林望|簡介我國電子支付法制及民事法律關係
適逢金管會今(2019)年4、6、7、10月均有預告修正電子支付法規,尤其7月份提出的預告草案,旨在整合電子支付與電子票證的規範體系,揭示我國新興支付工具的重要發展趨勢…… 司法官/律師/票據

簡介我國電子支付法制及民事法律關係

撰文/林望
.律師高考及格
.志光公職補習班講師
.臺大法研所經濟法組碩士生
.臺北大學法律系

 

▍簡介暨發想緣由

適逢金管會今(2019)年46710月均有預告修正電子支付法規,尤其7月份提出的預告草案,旨在整合電子支付與電子票證的規範體系,揭示我國新興支付工具的重要發展趨勢。本文簡介電子支付之基本概念、法制發展與民事問題。

 

▍電子支付基本概念

 

首先談支付之概念,可理解為「以金錢或其他可被接受的方式交換等值之商品或服務。」而現今主要的支付工具包括:

一、現金

二、票據

三、信用卡

四、帳戶付款

五、電子貨幣

六、第三方支付服務

 

前三者應較無疑義;而帳戶付款指以金融機構帳戶中儲存之金額所為之支付行為,例如信用卡帳單、水電瓦斯等各項費用之自動扣繳;電子貨幣指將資金儲存於一定之載具或伺服器上,以供後續交易使用,我國之電子票證即為適例。

 

至於第三方支付服務,先講結論,我國法將一部分定義為「電子支付機構」而受金管會監理,其餘部分則僅屬「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而由經濟部管理。再話說從頭,第三方支付服務顧名思義是在付款人與收款人之間,加入第三方機構進行資金轉介,最初係為解決電子商務(尤其是跨國網路購物)下,國際匯款清算機制不一定暢通、商家未必均為信用卡特約商店、收到貨款與確認發貨之時間差與孰先孰後(此根源於付款人與收款人之間缺乏信任)等問題,故由付款人先將貨款支付給第三方機構,第三方機構先為資金保管,同時通知收款人出貨,待付款人收受貨物確認無問題後,再由第三方機構將貨款轉給收款人。

 

像這樣為付款人與收款人之間購物所提供的支付服務,在我國稱「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有二大特徵:()付款人不一定要預先儲值,而可以在個別交易發生時,始支付該次貨款。()其資金移轉係以實質交易作為基礎,與不問基礎即可自由進行之資金移轉(匯兌)大有不同,因為前者有實質交易可供勾稽,又可能有物流資訊可供追蹤,一般認為洗錢或資恐之風險較小。因此僅經營「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且保管代理收付款項總餘額未逾一定金額(註1)者,金管會基於監理重要性及顯著性原則考量(白話翻譯:不重要的,我不監理。),認為其非屬電子支付機構,不受金管會之監理,僅由經濟部依第三方支付服務業進行一般商業管理(註2)。

 

相對的,若第三方機構保管餘額逾一定金額、收受儲值款項或容許匯兌(註3),則須受金管會監理、依我國電子支付法規為之。

  

▍我國電子支付法制發展方向

 

承前述基本概念與簡表,我國法制的三分法與學理上或國際上頗有不同;且若由使用者無論採取何種支付工具,均可達到相同支付目的之角度來看,區別管制的正當性頗受挑戰;尤其是電子票證與電子支付均收受儲值、分別有兼營之許可規定,金管會遂以「電子支付帳戶及電子票證使用場域及運用技術之界線已日趨模糊,且上開法律性質有所雷同,而規範確有其差異,致在執行上常衍生困擾。再者,為擴大電子支付機構及電子票證發行機構業者之業務發展空間及避免法規套利之情形,有必要將二法予以整合為一,以有效落實金融監理、消費者保護及促進我國電子支付產業之發展」(註4)而提案廢止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併入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之規範中(尚未修法)。

 

簡單舉例呈現性質雷同、規範差異的不合理。街口支付與Line Pay一卡通,兩者都提供支付、儲值、轉帳等功能,都能利用手機或網路在零售或電商等場域使用,都有QRcode、二維碼、電子化等運用技術,對消費者而言這兩者也幾乎沒差別(最明顯的差別可能只是合作商家不同),但前者屬專營電子支付機構,後者為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與電子票證兼營電子支付的合作,倘若法規對二者之管制力度有所區別,造成不公平。而假設專營電子支付機構的管制最為嚴格,也將使事業紛紛轉以其他模式來提供相同之服務,導致金管會所謂法規套利之情形。

 

▍電子支付之民事法律關係

 

以付款人、收款人與電子支付機構之三角關係而言,付款人與收款人之間通常為買賣或承攬契約,應無疑問;而付款人與電子支付機構、收款人與電子支付機構之間應係分別成立委任契約。

 

但若付款人將貨款支付給電子支付機構後,電子支付機構倒閉,光從分別成立委任契約似無從得出該風險應由誰負擔的結論,因此理論上存有爭議,不過制度上似已解決,即電子支付機構應就儲值款項繳存準備金(類同與銀行業,為了保障存戶提款和足以清算),就儲值款項扣除準備金及代理收付款項應全部交付信託或取得銀行十足之履約保證(註5),因此就算電子支付機構倒閉,信託財產或銀行仍能負責。

 

而非電子支付機構而經營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之第三方支付服務業,雖然不適用上開規定,但經濟部所訂應記載事項中亦包含全部交付信託或足額履約保證之條款,故僅是主管機關不同,實際上受到一樣的規制。

 

【註解】

1.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第三條第二項授權規定事項辦法§2:「本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但書所稱代理收付款項總餘額,指經營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業務所保管使用者代理收付款項之一年日平均餘額。」、§3「本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但書所定代理收付款項總餘額之一定金額為新臺幣十億元。」

2.參見第三方支付服務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

3.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313:「一、代理收付實質交易款項。二、收受儲值款項。三、電子支付帳戶間款項移轉。」

4.參見金管銀票字第10802723100

5.參見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19、§20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