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名譽權侵害與合理查證義務-簡評107台上985民事判決

2019/11/22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名譽權侵害與合理查證義務-簡評107台上985民事判決
我國落實憲法之保障,為一言論自由之國家,因而新聞媒體等快速發展,尤其係網路平台,使得言論自由更加活躍,但卻也大大增加侵害他人名譽權之可能…… 司法官/律師/司法特考/法制/法廉/憲法/名譽權

名譽權侵害與合理查證義務_

簡評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985號民事判決

撰文/池錚

.律師高考及格
.志光公職講師
.臺北大學法律系民法組碩士

壹、背景

馬英九前總統指稱周OO明知不實或未經合理證,於民國1031222日在其個人臉書登載「致馬總統公開信」文章,指稱馬前總統收受頂新魏家新臺幣(下同)2億元非法政治獻金等等,致其在社會上之評價遭到貶損,名譽受損,應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及為回復名譽之必要處分等情。周OO則抗辯,其已向訴外人吳OO等人為合理查證,又訴外人宋OO公開表示政治人物都有非法捐贈等語,確信馬前總統涉及收受非法政治獻金,就該重大公益議題為善意評論,並無侵害名譽權可言。

貳、爭點所在

我國落實憲法之保障,為一言論自由之國家,因而新聞媒體等快速發展,尤其係網路平台,使得言論自由更加活躍,但卻也大大增加侵害他人名譽權之可能,是以上述案件所涉及之爭點,即在於名譽權與言論自由之衝突,而本文因篇幅之故,僅聚焦於名譽權侵害之違法性。

參、爭點分析

一、名譽權之侵害

(一)概說

何謂民事上名譽權侵害,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2283號民事判決認為,名譽權之侵害非即與刑法之誹謗罪相同,名譽有無受損害,應以社會上對個人評價是否貶損作為判斷之依據,且其行為亦不以廣佈於社會為必要,僅使第三人知悉其事,即屬當之。通說對此認為所謂「名譽」,係指他人就其品行、德行、名譽、信用等社會評價[1]。如受侵害,則符合侵權行為要件下,即得請求財產上與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

(二)侵害來源

關於名譽權之侵害來源可分為「事實陳述」、「意見表達」,以下就二者區別及內容分述之:

  1. 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之內容

意見表達與陳述事實不同,意見為主觀之價值判斷,無所謂真實與否。在民主多元社會,各種價值判斷均應容許,且能藉由言論自由之活絡,使真理愈辯愈明而達到去蕪存菁之效果。惟事實陳述本身涉及真實與否,雖其與言論表達在概念上偶有流動,有時難期涇渭分明。

  1. 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之區別實益

學者王澤鑑認為[2]意見表達保護密度較事實陳述為高,蓋意見表達本質上係個人立場、見解之陳述,相較事實陳述與人格更為密切。又意見表達雖難以證明真偽,卻有助於促進探求真理之追求;相對而言,事實陳述非真即假,且無助於真理之探求,但須注意者,如事實陳述有涉及對民主憲政時,即揭露弊案、貪腐等,則其重要性應與意見表達等同視之。

  1. 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之區別要件

學者王澤鑑認為[3]得以「可證性」與「受領人的理解」為區辨:

(1)   可證性

認為事實具有一定具體之過程,如收受違法政治獻金;意見表達則如品格低劣、說謊成性,卻難以證明。故而

言論內容越明確、越能確知,即具有可證性,而得認定為事實陳述。

(2)   受領人的理解

認為表述是否具有可證性,尚須加上受領人的理解。

二、合理審查義務

(一)概說

我國合理審查義務之適用,源自於釋字509號解釋:「針對言論內容與事實相符者之保障,並藉以限定刑罰權之範圍,非謂指摘或傳述誹謗事項之行為人,必須自行證明其言論內容確屬真實,始能免於刑責。惟行為人雖不能證明言論內容為真實,但依其所提證據資料,認為行為人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者,即不能以誹謗罪之刑責相繩⋯⋯」,雖釋字509號解釋乃針對刑法誹謗罪所作成大法官解釋。對此,學者王澤鑑認為[4]基於法秩序的統一性,以及釋字509號解釋係對於妨害名譽之不法性所為之解釋,自然民事法亦有適用。

(二)合理審查於侵權行為成立要件上之層次

究竟於名譽權侵權行為中,合理查證為違法性問題,抑或是有責性之問題,實屬難題。對此,學者葉新民認為[5]違法性認定上,因我國侵權行為關於違法性之認定,原則採結果不法說,勢必導致名譽權侵害之結果而推定不法,然其間利益衡量僅能含糊其辭。不如對於名譽權之侵害,改採行為不法說,即加害者未能盡合理查證義務,方認定其有違法性。

而關於有責性的部分,學者葉新民亦提出[6]德國學說分割過失之作法,亦即認定有責性之審查,應以與加害者之職業、年齡、身分相當的理性之人,期待其能否在系爭事件中盡到相當之查證。

肆、 本件法院見解

言論自由亦為人民基本權利,且其中之新聞自由攸關公共利益,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而公眾人物之言行事關公益,固亦應以最大之容忍,接受新聞媒體之監督。然為兼顧個人名譽法益之保護,新聞媒體就其言行之報導,仍應負查證之注意義務,僅注意程度較為減輕而已。倘在報導前未經合理查證,或經查證所得資料,無相當理由確信為真實者,而予報導,致報導內容與事實不符,使公眾人物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貶損,仍可構成侵害他人名譽權,而應負賠償責任。原審以周OO為專業記者,未經合理查證,即傳述不實之系爭言論,致馬前總統在社會上之評價受到貶損,因認其侵害馬前總統名譽權,應負侵權行為賠償責任,爰為其敗訴之判決,經核於法並無違背。

伍、結論

是否盡到合理查證義務,實繫於該義務之高低,法院對此考量之因素甚廣,須以言論內容所涉及之因素,包含被害人名譽侵害之程度、該事件與公共利益之關聯、加害人之職業、身分與背景,對於查證資料來源之能力,以及該資料的可信度等等。是以關於合理查證義務是否有明確之標準,需待到法院透過大量個案判決而為類型化。


[1] 王澤鑑,人格權保護的客體與展望(三)_人格權的具體化及保護範圍(4)名譽權(下),台灣本土法學雜誌,20071月,頁35

[2] 王澤鑑,人格權保護的客體與展望(三)_人格權的具體化及保護範圍(4)名譽權(下),台灣本土法學雜誌,20071月,頁42

[3] 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實際上時常混合使用,而對之審查的方式,實務上係採分離說,亦即將該言論內容,區分為事實陳述部分與意見表達部分,分別審查之。

[4] 王澤鑑,人格權保護的客體與展望(三)_人格權的具體化及保護範圍(4)名譽權(下),台灣本土法學雜誌,20071月,頁45

[5] 葉新民,由侵權名譽權之案例論侵權行為之違法性與有責性_由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365號民事判決談起,月旦裁判時報,20165月,頁28。。

[6] 葉新民,由侵權名譽權之案例論侵權行為之違法性與有責性_由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365號民事判決談起,月旦裁判時報,20165月,頁28。。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