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的關係如何說了算

2019/12/13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的關係如何說了算
近年來共享經濟因行動網路普及而快速發展,過往有Uber共享叫車與Airbnb共享住宿等獨角獸公司的崛起,而最近幾年,轉而外送平台頗為盛行,在臺灣市場上尤其係以美國公司Uber eats與德國公司Foo

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的關係如何說了算

撰文/池錚

律師高考及格
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系民法組碩士班
志光公職講師

一、發想起源

近年來共享經濟因行動網路普及而快速發展,過往有Uber共享叫車與Airbnb共享住宿等獨角獸公司的崛起,而最近幾年,轉而外送平台頗為盛行,在臺灣市場上尤其係以美國公司Uber eats與德國公司Foodpanda兩大巨頭為代表,兩間公司為擴展用戶數量,以及改變消費者消費習慣,大打運費補貼的策略下,消費者即可以輕鬆地在家使用APP決定晚餐內容,又無需負擔外送費用,就有熱騰騰的飯菜送上門。因此每逢用餐時間,街道上充斥著外送員為送餐而奔波的身影,但許多外送員常會為了多接單而搶快,卻發生車禍事故的悲劇(註1),然而由於外送平台原先認定其與外送員之間成立係承攬契約,故未替外送員投保勞、健保,引起社會廣大注意。爾後勞動部對此於民國108年10月15日發布新聞稿,認為Uber eats與Foodpanda兩大平台與其外送員係僱傭關係(註2),並於同年12月3日提出食品外送作業安全指引2.0,增列食品外送業者應置備安全帽、反光標示等防護設施、低溫預防措施,及避免工作負荷及績效壓力等造成外送員身心健康危害。此外,另增列外送業者應於合理範圍內予以適當分派工作及提供足夠相關保險保障,以及保險建議種類及額度檢核表供外送業者遵循。就此,在勞動部行政規制介入下,外送平台業者如遵循相關要求辦理,則其與外送員的關係越傾向僱傭契約。

二、過往類似爭議事件_保險業務員與保險公司

保險業務員因其工作上性質,時常需要在外跑業務,又因不同層級業務員與公司計算報酬方式均有所不同,因而保險公司與業務員有承攬或委任契約的形式。而行政機關據以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認定各類保險業務員與保險公司間均為勞動契約。對此,大法官以釋字740號解釋文說明,保險業務員與其所屬保險公司所簽訂的保險招攬勞務契約,是否為勞動基準法第2條第6款所稱勞動契約,應視勞務債務人得否自由決定勞務給付的方式,並自行負擔業務風險以為斷,不得逕以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為認定依據。此外,該號解釋理由書並提及,如何判斷勞務契約的類型,須依勞務債務人與勞務債權人間的從屬性程度之高低判斷之,亦即並非單就契約當事人一方所稱,仍須就個案事實及契約內容整底為斷。

三、如何認定勞動契約

所謂勞動契約係規定於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第2條第6款,係指約定勞雇關係而具有從屬性之契約。但勞動契約於民法中並無「直接」明文,故而多以民法中主要三個勞務契約為判斷,分別為承攬契約、委任契約、僱傭契約。後兩者勞務契約係實務、學說上所認為的勞動契約,然前者承攬契約在學者(註3)與實務(註4)見解下則非屬勞動契約。其原因在於,勞動契約中勞務債務人對於勞務債權人的勞務提供,多半具有固定持續的關係;相對而言,承攬人則可同時向多數人提供勞務,而不限於僅得向特定人。除此之外,勞基法規定工資、工時、休息休假、定期勞動契約等限制、資遣、退休均係以僱傭關係為前提,所為保護勞方之規定,承攬人如亦有適用,則過度加重定作人的負擔,基於上述理由,而認承攬契約並非適用勞基法之規定。

但多數商業實務上,資方為降低勞動成本,逕將雙方間契約擬作為承攬契約,如本文所討論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的法律關係,惟如釋字740號解釋所言,基於契約自由原則,契約形式及內容均得為自由,但是否為勞基法所稱的勞動契約,仍須以從屬性為判斷。

對此,勞動部即有提供「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與「勞動契約從屬性判斷檢核表」(註5),其中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即從「人格從屬性」、「經濟從屬性」、「組織從屬性」以及其他包含勞工保險、薪資扣繳及相同勞務的勞工契約性質等參考事項,予以判斷是否為勞動契約,而應適用勞基法之規定。

四、結論

近十年來網際網路快速發展,已發展國家各處均吹起創新的風潮,無數科技巨頭因而誕生,而新型態的外送平台盛行即非意料之外,又因臺灣社會上存有高學歷卻低薪資的社會問題,造就多數新鮮人投入外送員行列。根據新聞媒體所稱(註6),104銀行統計外送員平均每月收入4.2萬元,而平均年齡為26歲,其中近45%外送員擁有大學學歷外,更有3%擁有碩士學歷。如此看來,外送平台除解決消費者「食」的需求外,亦同時改善年輕人低薪的問題。

但由於現行外送平台對於外送員於法律上保障確為不周,然勞動部以勞動契約作為認定,而需適用勞基法,似有些強硬地破壞契約自由原則與妨礙創新發展。又雖對於勞動契約之認定,已有釋字740號解釋,但本文認為共享經濟中,資源提供者與平台業者均法律關係為何,其實已經討論多年(註7),得以Uber司機與Uber間法律關係為參考,亦即縱使認定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為承攬契約,但就外送員較為弱勢部分(如事故發生的保障、工資決定等),尚得以類推適用相關勞基法之規定(註8),而非毫無彈性地以勞動契約視之。



1.網路資料:風傳媒,外送員車禍事故驚人 北市14天達31件釀1死、21傷,https://www.storm.mg/article/1830433,最後瀏覽日期108年12月10日。

2.網路資料:勞動部,【澄清稿】勞動部鄭重強調,食物外送平台業者皆應善盡其企業與社會責任,並兼顧消費者與外送員勞動權益,https://www.mol.gov.tw/announcement/33702/41959/,最後瀏覽日期108年12月10日。

3.林更盛,勞動契約之特徵「從屬性」─勞動法案例研究(一),2002年5月,頁19-20。

4.內政部(74)臺內勞字第326694號函。

5.網路資料:勞動部,【新聞稿】勞動部訂定「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協助事業單位確切認知勞動契約,避免損及勞工權益,https://www.mol.gov.tw/announcement/2099/42678/,最後瀏覽日期108年12月10日。

📩 訂閱電子報,文章彙整讓你不再錯失每篇精采文章

https://lihi1.com/9jeG3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