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利用詐騙手法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是否成立違法吸金罪或詐欺罪?

2019/11/16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利用詐騙手法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是否成立違法吸金罪或詐欺罪?
我國以詐騙犯罪率高居上位,行為人利用詐騙手法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是否成立吸金犯或詐欺犯?關此,涉及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違法吸金罪」,及刑法第339條「詐欺罪」之構成要件認定…司法官/律師/司特

利用詐騙手法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是否成立違法吸金罪或詐欺罪?

*考點

我國以詐騙犯罪率高居上位,行為人利用詐騙手法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是否成立吸金犯或詐欺犯?關此,涉及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違法吸金罪」,及刑法第339條「詐欺罪」之構成要件認定,分述如次:

一、     詐欺犯、吸金犯之認定

(一)    詐欺犯,係指行為人施用詐術,誘使他人受騙,因而取得他人交付之財物,且行為人主觀上具有不法所有之意圖。

(二)    吸金犯,係指行為人以未經主管機關核准之金融機構,向不特定多數人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同時違反銀行法第29條、第125條之規定,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併科新臺幣1,000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金。若犯罪所得達新臺幣1億元以上者,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2,500萬元以上5億元以下罰金。

(三)    詐欺犯與吸金犯之競合,係指行為人招攬收取資金之原因如屬虛構不存在,或係招攬資金而未進行約定之投資事業,乃一行為同時成立刑法第339條之詐欺罪及銀行法第125條之違法吸金罪,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罪處斷,論以銀行法第125條之違法吸金罪,並以犯罪所得是否達新台幣一億元以上者,異其刑度及罰金。

二、     違法吸金罪構成要件之解析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明定,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違反即應依同法第125條第1項規定處罰。關於「收受存款」之認定,須輔以同法第5條之1「向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並約定返還本金或給付相當或高於本金之行為」,及同法第29條之1「以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或其他名義,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利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為判斷基準。

 ()「收受存款」及「準收受存款」之要件,不以行為人將募得資金用於轉貸生息之授信行為為必要:

實務見解將違法吸金罪區分為「收受存款」及「準收受存款」,以行為人未經特許而有吸收資金之行為,將資金置於其實力支配之下,即應加以處罰,不以行為人是否將募得資金予以轉存、轉貸、或投資各種事業圖利為其認定標準[1]

 ()「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要件,須被害人之人數及吸金金額達一定數量為必要

銀行法第29條第1項禁止非銀行者經營收受存款業務,惟基於刑法謙抑性思想,吸金之規模須逾一定比率,始以刑罰相繩。如吸金對象之受害人人數過少,且吸金之金額數量不多,難認有經營收受存款業務之事實,避免扼殺一般合法借貸之商業活動[2]

()「不特定多數人」之認定,應以有無「保護必要性」為其判斷標準

1.  銀行法第5條之1之「典型收受存款行為」係針對「不特定多數人」,與第29條之1之「擬制收受存款行為」係以「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為其適用對象,二者規範密度不一。違法吸金罪將行為客體區分為「不特定多數人」或「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難以「人數」作區辨,而應就被害人是否有「保護必要性」為其判斷標準為妥。

2.  參酌禁止用一般性勸誘或公開廣告手段私募資金之體系解釋觀之,如行為人刊登「徵金主」之不實廣告,以「民間互助會」名義吸收游資,或以多層次傳銷方式集資,且被害人欠缺充分之資訊能力,顯有保護之必要性,始有刑罰介入之正當性存在。

() 「非典型收受存款行為」須以顯不相當條款的約定或給付來誘使一般大眾交付資金為其要件

1.  銀行法第29條之1「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利息、股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之「非典型收受存款行為」,須以有顯不相當條款的約定或給付者始足當之。

2.  違法吸金罪之保護法益,乃維護國家金融市場之秩序,惟「顯不相當」之要件過於空泛,茲就行為人陳述之內容未達於「顯不相當」條款約定之合致,臚列歷年實務見解如次:

(1)行為人僅單純陳述未來願景之廣告行為[3]

(2)行為人僅泛稱高於同期銀行存款利率[4]

(3)行為人僅泛稱取回本金[5]

(4)行為人僅泛稱保證獲利[6]

  (5)行為人僅泛稱分紅與抽佣[7]

  (6)約定之利息未逾越民法所定最高週年利率20%[8]

三、     結論

(一)    考其立法意旨,銀行法係為有效遏止行為人利用存款、借款、收受投資、使加入為股東等名義,大量吸收社會資金,為保障社會投資大眾之權益及有效維護經濟金融秩序,乃不論自然人或法人,其係以何名目,凡向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利息、紅利、股息或其他報酬者,即應依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規定處罰[9]

(二)    行為人以未經主管機關核准之金融機構,向不特定多數人招攬收取資金並支付利息,構成銀行法第29條第1項所謂「經營收受存款業務」,如招攬收取資金之原因如屬虛構不存在,或係招攬資金而未進行約定之投資事業,乃一行為同時成立刑法第339條之詐欺罪及銀行法第125條之違法吸金罪,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罪處斷,論以銀行法第125條之違法吸金罪。

[2] 最高法院85年度台上字第361號、87年度台上字第658號、92年度台上字第3060號刑事判決。

[3] 參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5787號刑事判決。

[4] 參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5729號刑事判決。

[5] 參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6673號刑事判決。

[6] 參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149號刑事判決。

[7]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3899號刑事判決。

[8]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3060號刑事判決。

[9] 參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23號刑事判決。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