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辯護人制度與選任辯護人之禁止-保障被告之防禦權及訴訟權

2019/12/06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辯護人制度與選任辯護人之禁止-保障被告之防禦權及訴訟權
潤寅詐貸案因被害金額鉅大,涉案人數眾多、案情較繁雜且晦暗,共同被告間利用網路及通訊軟體,得以秘密溝通方式以進行勾串……司法官/律師/書記官/法警/法律廉政/法制/法研所/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338號

辯護人制度與選任辯護人之禁止-保障被告之防禦權及訴訟權,刑事法觀點

壹、發想緣由 

潤寅詐貸案因被害金額鉅大,涉案人數眾多、案情較繁雜且晦暗,共同被告間利用網路及通訊軟體,得以秘密溝通方式以進行勾串,衡酌羈押對被告人身自由之限制,及以羈押手段防免湮滅證據、勾串證人,實有羈押及禁止接見、通信之必要。除負責人楊文虎、王音之夫婦逃亡海外遭通緝外,家族成員包括愛女楊宇晨、王音之胞弟王振賢、楊文虎胞兄楊文海,陸續裁定收押禁見。-保障被告之防禦權及訴訟權,刑事法觀點

辯護律師團亦陸續爆發教唆滅證、攜帶偵查卷證影本外出影印而備受爭議,潤寅負責人楊文虎愛女楊宇晨因羈押期滿,經北檢聲請延長羈押,經法官認定選任辯護人為楊文虎在台處分資產,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禁止選任辯護人而另行依職權指定義務律師為其辯護。關此,涉及辯護人制度與選任辯護人之禁止議題,分述如次:

貳、辯護人種類

  1. 選任辯護及指定辯護:

(1) 區分標準:辯護人依其選任方式之不同,區分為「選任辯護」及「指定辯護」。

(2) 選任辯護:區分「自行選任」及「獨立選任」,前者係指被告、犯罪嫌疑人得隨時自行選任辯護人[1];後者係指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2],不受其意思之拘束。

(3) 指定辯護:為保障被告之防禦權及訴訟權,由審判長於法定事由依職權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進行辯護,依其性質區分為「應」或「得」指定辯護。前者如強制辯護案件,於審判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辯護[3];後者如強制辯護案件選任辯護人於審判期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審判長得指定辯護或另定審理期日[4]

  1. 強制辯護及任意辯護:

(1) 區分標準:刑事案件依其進行訴訟程序是否應由辯護人辯護,區分為「強制辯護」及「任意辯護」。

(2) 強制辯護:刑事強制辯護制度,係為保護被告之利益,維持審判之公平而設,除諭知無罪判決之案件外,應經辯護人到庭辯護,若未經辯護人到庭即逕予審判,其訴訟程序當然違背法令[5]

(3) 任意辯護:任意辯護案件,被告得選擇是否選任辯護人為其進行辯護,如已選任辯護人,法院應於審理期日合法通知到庭辯護,如未合法通知到庭,或經合法通知而辯護人有正當理由未到庭,法院即逕予審判,其訴訟程序當然違背法令。

參、選任辯護人之禁止

  1. 刑事訴訟法245條規定:「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辯護人,得於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訊問該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在場,並得陳述意見。但有事實足認其在場有妨害國家機密或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或妨害他人名譽之虞,或其行為不當足以影響偵查秩序者,得限制或禁止之。」
  2. 法院組織法第92條規定:「律師在法庭代理訴訟或辯護案件,其言語行動如有不當,審判長得加以警告或禁止其開庭當日之代理或辯護。非律師而為訴訟代理人或辯護人者,亦同。」
  3. 綜上,法院組織法第92條之法律效果,係禁止「開庭當日之代理或辯護」,惟「言語行動不當」過於空泛,不符法明確性原則,易淪為承審法官之恣意判斷;而刑事訴訟法第245條雖列有具體事由,惟是否得作為禁止辯護人就其餘該案件辯護之依據,亦有所爭議。

肆、            修法建議

  1. 潤寅負責人楊文虎愛女楊宇晨因羈押期滿,經北檢聲請延長羈押,經法官認定選任辯護人為楊文虎在台處分資產,違反律師倫理規範,且涉嫌教唆滅證,依上開規定禁止選任辯護人。惟延長羈押屬強制辯護案件,而另行依職權指定義務律師為其辯護,並裁定延長羈押2個月,此舉引發受羈押之楊宇晨當庭錯愕。
  2. 為保障被告之防禦權及訴訟權,在符合法律規定情形,得排除被告自行選任辯護人,惟審判長依職權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辯護,為兼顧被告與辯護人間之信賴關係,是否應另行指定期日,俾利指定辯護人與被告得以充分有效溝通瞭解案情,或賦予被告另行選任辯護人之機會,以貫徹實質有效辯護之意旨。
    1. 再者,禁止選任辯護人之事由應具體明確,「言語行動不當」、「妨害他人名譽之虞,或其行為不當足以影響偵查秩序者」過於空泛,不符法明確性原則,易淪為承審法官之恣意判斷,且違反律師法、律師倫理規範應屬涉及懲戒與否之事由,是否得作為禁止辯護人之依據,或是否擴張及於就其餘該案件之辯護,亦有規範密度不足之缺失,實有檢討改進之必要。

[1] 刑事訴訟法 27 1項規定:「被告得隨時選任辯護人。犯罪嫌疑人受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者,亦同。

 

[2] 刑事訴訟法第 27 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法定代理人、配偶、直系或三親等內旁系血親或家長、家屬,得獨立為被告或犯罪嫌疑人選任辯護人。

 

[3] 刑事訴訟法 31 1項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於審判中未經選任辯護人者,審判長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辯護:一、最輕本刑為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案件。二、高等法院管轄第一審案件。三、被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無法為完全之陳述者。四、被告具原住民身分,經依通常程序起訴或審判者。五、被告為低收入戶或中低收入戶而聲請指定者。六、其他審判案件,審判長認有必要者。

 

[4] 刑事訴訟法第 31 條第2項規定:「前項案件選任辯護人於審判期日無正當理由而不到庭者,審判長得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

 

[5] 最高法院79年台上字第338號刑事判決:「刑事強制辯護制度,所以保護被告之利益,維持審判之公平而設,而法院認為應諭知無罪之案件,被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刑事訴訟法第306條亦有特別規定,原審審判期日,被告及其辯護人均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認為該案件應諭知無罪,經檢察官一造辯論而適用該條逕行判決,顯已善盡保護被告之利益及維持審判之公平,雖其辯護人未經到庭辯護,仍難指為違法,若謂此項訴訟程序違背法令而撤銷原判決發回更審,非特徒增訟累毫無實益,亦與強制辯護制度原在保護被告利益之旨有違。」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