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緊張的醫病關係下之防衛性醫療

2020/01/08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池錚|緊張的醫病關係下之防衛性醫療
所謂防衛性醫療,係指醫療上執行非必要的檢查、迴避收治高危險病患或從事高危險性的手術或醫療 ……因此為避免防衛性醫療的發生,如何認定醫師的過失,以及合理分配醫療事故的責任……成為重要議題……

緊張的醫病關係下之防衛性醫療

撰文/池錚

.律師高考及格
.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系民法組碩士班
.志光公職講師

一、緣由

國立臺灣大學附設醫院整形外科醫師黃慧夫,曾在亞東醫院任職時,為無照駕駛而發生車禍事故的少年,進行右腿筋膜切開術,術後5天少年自行轉院,卻發現右腿血管阻塞,導致敗血症,最終只能截肢以保命。黃醫師因此被以業務過失致重傷罪而起訴,一審判無罪,二審改判4個月徒刑,黃醫師不服判決而聲請再審獲准,歷經一年多時間審理,高院改判黃醫師無罪確定。法院宣判後,黃醫師即受媒體訪問並表示:「建議從事醫療工作的人員好好保護自己,不可否認的是要做好防禦性的醫療,當你好好保護好自己,才有能力去救治病人,如果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是絕對沒有能力去照顧病人,請大家認真思考防禦性醫療這個問題,也請健保署重視防禦性醫療的重要性。」 [1]

其中令醫師認真省思的防衛性醫療是為何,又防衛性醫療為何而生,本文主要針對民事上的部分為說明。

二、防衛性醫療之產生

所謂防衛性醫療,係指醫療上執行非必要的檢查、迴避收治高危險病患或從事高危險性的手術或醫療 [2],導致病患的權利嚴重受到影響。而其產生之背景在於,醫療性質即屬高度專業及危險之行為,醫師為病患進行各項侵入性檢查、手術或醫療處置,莫不具有一定程度之危險性,若將所生之不良後果,均令醫師承受,則醫師極可能為避免其責任而採取防衛性醫療,拒絕實施必要醫療處置 [3]。甚至間接導致指外科、內科、婦產科、兒科等高訴訟風險之重要科別醫師人力嚴重流失(俗稱四大皆空)。因此為避免防衛性醫療的發生,如何認定醫師的過失,以及合理分配醫療事故的責任,也就是舉證責任的分配,成為重要議題。

三、修法後醫療責任的可歸責之認定及舉證責任分配

()醫療上過失之定義

舊醫療法第82條第2項:「醫療機構及其醫事人員因執行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過失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

因醫師為具專門職業技能之人,本應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就醫療個案,本於診療當時之醫學知識,審酌病人之病情、醫療行為之價值與風險及避免損害發生之成本暨醫院層級等因素,綜合判斷而為適當之醫療,方能稱符合醫療水準而無過失 [4]

然於民國107年間修法,該條第2項民事責任規定改為:「醫事人員因執行醫療業務致生損害於病人,以故意或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所致者為限,負損害賠償責任。」

其修法理由中提及,醫療行為因具專業性、錯綜性及不可預測性,且醫師依法有不得拒絕病人之救治義務,為兼顧醫師專業及病人權益,修正民事損害賠償之要件,即以「違反醫療上必要之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定義原條文所稱之「過失」。亦即將醫療行為中所應負的注意義務予以明確化,僅限於違反必要的注意義務且逾越合理臨床專業裁量,方須負起民事責任。

()可歸責要件舉證的分配

按我國民事訴訟法(下稱民訴法)中舉證責任的分配,係依據為民訴法第277條:「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

其中但書規定,立法目的即係考量到個案中有舉證責任分配顯失公平的情事,然而該但書規定應如何操作,方能適當成為醫療訴訟上的舉證責任合理分配標準。

於醫療法第82條修法前,實務上認為 [5]基於對病患之保護,而對醫師課以救治之義務,若醫師有違反此項義務,依民法第184條第2項規定,自得認定具有過失,亦即生推定過失之效力。

而於醫療法第82條修法後,實務上認為醫師應就醫療個案,本於診療當時之醫學知識,審酌病人之病情、醫療行為之價值與風險及避免損害發生之成本暨醫院層級等因素,綜合判斷而為適當之醫療,始得謂符合醫療水準而無過失 [6]

另外,針對因果關係的舉證,原則上雖應由被害人負舉證責任,惟醫師進行之醫療處置具有可歸責之重大瑕疪,導致醫師的醫療行為與病患所生損害間的因果關係,發生難以釐清之情事時,則因果關係無法歸責的不利益,基於醫療專業不對等原則,應歸由醫師負擔,亦即依據民訴法第277條但書之規定,由醫師舉證證明其醫療過失與病人死亡間無因果關係。

四、結論

因近來網際網路的發達,使得醫療資訊快速流傳,再加上民眾權利意識提高,間接導致醫病關係逐日緊張,但筆者還是相信多數醫師是本於仁心而從事醫師工作,在不同情境下,為病患作成對於病人最佳的醫療判斷與採行最符合病人利益的醫療方法。因而法院對於判斷醫師醫療責任時,醫療常規、鑑定意見及醫療準則,僅得為做為參考之用,最為重要者,應為法院於醫療事故中,對於作為一名理性醫師所盡注意義務的綜合評價 [7],以判斷最終責任的歸屬。


[1]網路資料:世界日報,醫療糾紛煎熬12年判無罪台大名醫落淚,https://www.worldjournal.com/6688149/article-%E9%86%AB%E7%99%82%E7%B3%BE%E7%B4%9B%E7%85%8E%E7%86%AC12%E5%B9%B4%E5%88%A4%E7%84%A1%E7%BD%AA-%E5%8F%B0%E5%A4%A7%E5%90%8D%E9%86%AB%E8%90%BD%E6%B7%9A/最後瀏覽日期:1081230日。

[2]林杏麟、李維哲,醫療刑法與巨額賠償引發之防衛性醫療-壓死健保的最後一根稻草,臺灣醫界雜誌,201212月,頁38

[3]參照臺灣臺中地方法院102年度醫字第10號民事判決。

[4]參照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227號民事判決。

[5]參照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014號民事判決。

[6]至於醫療常規,為醫療處置之一般最低標準,醫師依據醫療常規所進行之醫療行為,非可皆認為已盡醫療水準之注意義務。

[7]陳聰富,醫療常規、醫療準則與醫師的注意義務,臺灣內科醫學會。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