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子雲|反滲透法與法律明確行原則及其他疑義分析

2020/01/15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子雲|反滲透法與法律明確行原則及其他疑義分析
境外敵對勢力指與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政治實體或團體。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國主權之國家、政治實體或團體,亦同。滲透來源:1.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2.境外敵對勢……

反滲透法與法律明確行原則及其他疑義分析

撰文/子雲

.律師高考及格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與科際整合研究所

 

一、名詞定義

(一)境外敵對勢力

指與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政治實體或團體。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國主權之國家、政治實體或團體,亦同。

(二)滲透來源

1.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

2.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3.前二目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二、處罰行為

(一)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捐贈政治獻金,或捐贈經費供從事公民投票案之相關活動或支持特定候選人之活動。(此部分為刑罰)

(二)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遊說行為。(此部分為行政罰)

(三)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而犯刑法及集會遊行法之妨礙秩序罪。(此部分為刑罰)

(四)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企圖影響我國選舉秩序或公正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公民投票法之罰則章節所列各種行為,此部分為刑罰)

三、法律疑義分析(就媒體相關報導曾提出的疑義為分析對象)

(一)「滲透來源」之用語違反法律明確性?

1.按「法律明確性之要求,非僅指法律文義具體詳盡之體例而言,立法者於立法定制時,仍得衡酌法律所規範生活事實之複雜性及適用於個案之妥當性,從立法上適當運用不確定法律概念或概括條款而為相應之規定。有關專門職業人員行為準則及懲戒之立法使用抽象概念者,苟其意義非難以理解,且為受規範者所得預見,並可經由司法審查加以確認,即不得謂與前揭原則相違。」司法院釋字第432號解釋參照。又法律之構成要件行為,是否符合法律明確性,應視其所涵攝之行為類型與適用範圍,是否為一般人民依其日常生活及語言經驗所能預見,司法審查能否加以確認等綜合判斷之,若為一般人民依其日常生活及語言經驗所能預見,司法審查亦能加以確認者,始與法律明確性原則均無違背。(司法院釋字第636號解釋之意旨參照)

2.查反滲透法之「滲透來源」,包括以下三者:

(1)「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

依據一般人民日常生活與語言經驗,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及所屬組織、機構或其派遣之人,應足以理解為與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政府所成立之組織、機構或派遣之人,應為受規範者所得預見,並為司法審查得加以確認,故此部分應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

(2)「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1就「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而言

依據一般人民日常生活與語言經驗,境外敵對勢力之政黨或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或其派遣之人,其「政黨」部分,應足以理解為與我國交戰或武力對峙之國家所執政之主要政黨,為受規範者所得預見,並為司法審查得加以確認。

2就「其他訴求政治目的之組織、團體」而言

所謂「訴求政治目的」,從政治學的角度觀之,「政治」的定義相當廣泛,並非單獨指國家或政府之政治行為,故所謂「訴求政治目的」所涵攝之行為類型過於空泛,非一般人民依其日常生活及語言經驗所能預見,亦非司法審查所能確認,此部分恐有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之虞。

(3)「前二目各組織、機構、團體所設立或實質控制之各類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

依據一般人民日常生活與語言經驗,「設立」應足以理解為係前兩目組織團體所設立之分支團體或子團體;而「實質控制」應足以理解為前兩目組織團體對人事、財物等具有實質控制力之其他組織或團體,故在意義上非難以理解,且為受規範者可得預見,並得由司法審查加以確認,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

(二)本法處罰「思想犯」?

本法僅處罰故意既遂犯,且主觀構成要件上並無「意圖」要件,亦無處罰「未遂犯」或「過失犯」之相關規定,故應非處罰思想犯。

(三)本法主管機關不明?

本法主要內容為「特別刑法」,僅有遊說的部分採行政罰之方式,故主要偵辦及調查單位為司法警察或檢察機關,並由法院審判。雖未明定主管機關部分可能屬立法瑕疵,惟應非嚴重。

(四)至中國經商者都容易成為反滲透法處罰對象?

就構成要件而言,本法主觀上須為故意,客觀上須有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而從事相關行為(包括公投、具體行為支持特定候選人、遊說、具體妨害社會秩序及投票公正性之行為)等,簡單來說,必須「收錢+辦特定事項」,其構成要件相當嚴格,且由檢察官負舉證責任,故單純至中國經商,雖可能與滲透來源有所接觸,惟主觀上若無故意,客觀上亦未受指示、委託或資助,不會成立本罪。退步言之,縱有收受滲透來源之資助,其資助之金錢尚須使用於公投、具體行為支持特定候選人、遊說、具體妨害社會秩序及投票公正性等行為,始有處罰,故本罪之構成要件相當嚴格,要成立本罪,應有相當難度。

(五)舉辦媽祖繞境會成為反滲透法處罰對象?

媽祖繞境為宗教活動,如同前所述,反滲透法之構成要件相當嚴格,且反滲透法之規範內容,實與宗教活動並無任何關聯,除非有藉宗教之名行滲透之實之情形,且經檢察官舉證確認,否則,單純媽祖繞境,縱可能有接受滲透來源之宗教捐款,仍非反滲透法之處罰對象。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