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之新里程碑 -獄政管理與人權保障

2020/01/18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之新里程碑 -獄政管理與人權保障
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之修正草案分別於108年12月10日及17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為強化被告、受刑人之人權保障,明確規定權利義務關係,並建立申訴及行政訴訟之司法救濟制度,響應各國以人權立國之籲求。

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之新里程碑

-獄政管理與人權保障,刑事法觀點

撰文/龙律

106年律師財稅法組第6
107年司三等書記官第3

壹、緣由[1]

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之修正草案分別於1081210日及17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為強化被告、受刑人之人權保障,明確規定權利義務關係,並建立申訴及行政訴訟之司法救濟制度,響應各國以人權立國之籲求。

 

貳、羈押法修法意旨

一、修法目的:

因應國際人權保障趨勢,「羈押法修正草案」以強化被告人權保障為主軸,並建立申訴及司法救濟制度,具有促進獄政現代化,提高管理處遇之效益。

二、修正重點

()透明完備之制度:增訂看守所人員執行職務,應符合比例原則,並尊重被告尊嚴及維護其人權,施以單獨監禁以15日為上限;另增訂設置獨立之外部視察小組監督公權力行為之適法性(修正條文第4條、第5)

()必要處置之要件:增訂看守所得對被告施用戒具但不得逾越48小時,並明定看守所人員施以固定保護或收容於保護室之要件、程序及期限;及使用法務部核定之棍、刀、槍及其他器械為必要處置之要件(修正條文第18條、第20)

()勞務作業之分配:提高作業賸餘分配予被告勞作金之比例,倘延長作業時間應經被告同意,並給與超時勞作金;若因作業或職業訓練而受有傷殘或死亡之情形,則應發給補償金(修正條文第25條、第30條、第31)

()通信接見之保障:為保障被告通信、投稿權益,明定書信檢查之目的在於確認有無夾帶違禁物品,並列舉得閱讀、刪除書信內容之情事;另為保障被告與律師、辯護人之通信、接見權利,監所應本於「開拆不閱覽,監看不與聞」意旨,俾維實質有效辯護(修正條文第65條、第66)

()妥善醫療之設置:對施以固定保護或收容於保護室之被告,安排醫事人員評估其身心狀況,並提供適當協助;增訂看守所依其規模及收容對象、特性,得在資源可及範圍內備置相關醫事人員,於夜間及假日為戒護外醫之諮詢判斷(修正條文第18條、第44)

()司法救濟之管道:因應司法院釋字第653號及第720號解釋,增訂「陳情、申訴及起訴」規定,針對看守所與被告所衍生之公法上爭議,循申訴、行政訴訟途徑以資救濟(修正條文第82條至第105)

 

參、監獄行刑法修正意旨

一、修法目的:

為使我國矯正處遇制度透明化,兼顧受刑人之人權保障,俾助於受刑人復歸社會之目的,落實國際人權公約及大法官解釋意旨,達到獄政法制改革之目標。

二、修正重點

()透明完備之制度:增訂監獄人員執行刑罰權應符合比例原則,不得施以超過15日之長期單獨監禁,身心障礙受刑人亦應採取適當安置措施。另增訂設置獨立之外部視察小組監督公權力行為之適法性(修正條文第6條、第7)

()必要處置之要件:

1.明定監獄得對受刑人施用戒具、施以固定保護或收容於保護室的要件、程序及期限,依其型態區分為:「平常戒護」、「非常戒護」及「特別戒護」(如:監外作業戒護、移送醫院戒護)(修正條文第23)

2.將原定非常戒獲得使用警械之6款事由限縮成5款,限於受刑人對於他人的生命、身體、自由為強暴、脅迫,或有事實足認為將施強暴、脅迫時;受刑人持有足供施暴、脅迫之物,經命其放棄而不遵從時;受刑人聚眾騷動或為其他擾亂秩序的行為,經命其停止而不遵從時;受刑人脫逃,或圖謀脫逃不服制止時;監獄的裝備、設施遭受劫奪、破壞或有事實足認有受危害之虞時,可使用警械進行非常戒護,俾符保障受刑人的人權及符合監獄配置警械的原意(修正條文第25)

()通信接見之保障:保障受刑人通信、投稿權益,對受刑人與律師、辯護人接見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監獄人員僅得監看而不與聞,不限制接見次數及時間,並得准許使用電話或其他通訊方式接見(修正條文第67條、第72條、第73條、第74)

()妥善醫療之設置:對施以固定保護或收容於保護室之受刑人,安排醫事人員評估其身心狀況另增訂監所依其規模及收容對象、特性,得在資源可及範圍內備置相關醫事人員,並於夜間及假日為戒護外醫之諮詢判斷(修正條文第23條、第49)

()司法救濟管道:因應司法院釋字第755號、第681號、第691號解釋,就監獄與受刑人所衍生之公法上爭議,增訂「陳情、申訴及行政訴訟」之規定。另對於不予、撤銷或廢止假釋之處分,得提起復審、行政訴訟以資救濟(修正條文第121條、第134)

 

肆、修法評析

一、「羈押法」之目的在於確保刑事偵審程序,防止被告逃亡與保全證據;而「監獄行刑法」係國家用以實現刑罰權,確保獄政管理矯正教化之目的。惟看守所被告或監獄受刑人縱其人身自由及因人身自由受限而影響之權利受限外,其餘所享有之權利與一般人民並無不同。

二、修法意旨因應國際人權立法之趨勢,豎立人權保障之新里程碑,明確界定權利義務關係。提供羈押被告多元之生活輔導,為使其不致與社會脫節,賦予其資訊、教育及娛樂權益,並確保其與辯護人之接見通信權。

三、另參考日本「視察委員會」及德國「諮詢委員會」之矯正機關制度,透過設立外部視察小組,落實透明化並引進外部監督機制,促使矯正機關改善或防止弊端之發生。

四、《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之修法,二者相輔相成,增訂戒護相關規定,運用科技設備輔助戒護或施以電子監控;明定懲罰型之獨居隔離,不得構成「殘忍且不尋常的處罰」,防杜酷刑、侵害人權或構成各種歧視之情事發生,並賦予事後司法救濟之管道,以達促進人權保障、復歸社會之目的。


[1]羈押法、監獄行刑法修正 獄政管理人權新里程碑,Ettoday新聞雲,1081220日新聞報導(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91220/1606567.htm)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