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刑事大法庭首開言詞辯論-詐團初犯是否強制工作

2020/01/29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刑事大法庭首開言詞辯論-詐團初犯是否強制工作
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審理之案件,關於詐騙集團成員初犯,被從重依詐欺取財罪判刑時,是否應依組織犯罪條例一併宣告「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刑事大法庭首開言詞辯論,由11位法官組成合議庭審理,由法官林靜芬承審…

刑事大法庭首開言詞辯論

 -詐團初犯是否強制工作,刑事法觀點

撰文/龙律

106年律師財稅法組第6
107年司三等書記官第3

壹、緣由[1]

一、最高法院刑事大法庭審理之案件,關於詐騙集團成員初犯,被從重依詐欺取財罪判刑時,是否應依組織犯罪條例一併宣告「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刑事大法庭首開言詞辯論,由11位法官組成合議庭審理,由法官林靜芬承審主筆。

二、參與法律鑑定之專家學者,包括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副教授薛智仁、政大法律系教授楊雲驊、許恒達,提供鑑定意見以供參酌,俾利於對提出聲請之個案作出終局判決,及統一法律見解。

 

貳、法律爭議

一、 就被告以一行為觸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刑法第339條之4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如依想像競合犯關係從一重論以加重詐欺取財罪,應否依其輕罪即參與犯罪組織罪所適用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 條第3 項之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

二、 經合議庭評議後所擬採為裁判基礎之法律見解,與先前裁判之法律見解歧異,認有應予統一之必要,依法以徵詢書徵詢本院其他各庭之意見,各庭見解顯有積極歧異之情形,乃依法院組織法第51條之21項第2款之規定,以裁定將此法律爭議問題提交刑事大法庭裁判,以統一法律見解。

 

參、言詞辯論[2]

一、專家參與

()肯定說

1.台大法律系教授林鈺雄

(1)以「我今天洗澡洗得很乾淨,但是牙齒還是要刷」比喻目的不同、性質不同之事情,不得混為一談,想像競合關係從一重處刑範圍僅止於「主刑」,輕罪之保安處分不能當成被重罪刑罰吸收而全免。

(2)比較日本、德國、法國刑法之立法例,對於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情形,採取依重罪論處主刑,但輕罪若設有保安處分之規定,仍須一併宣告,並促請注意「甫開張的大法庭,非常不宜開違憲後門!」

2.政大法律系教授楊雲驊

(1)以「倒掉洗澡水、不要把小孩也一起倒掉」之比喻,以想像競合犯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量處主刑從一重罪論處,但未排除輕罪之保安處分。

(2)本於舉輕明重法理,僅涉犯參與犯罪組織罪之成員,應宣告施以3年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但不法內涵較高而負責提領款項之成員,倘不予宣告強制工作,顯輕重失衡且架空增設強制工作俾利行為人遷善之意旨。

()否定說

1.政大法律系教授許恒達

(1)《刑法》第55條之想像競合犯既未明文規定,輕罪之封鎖作用是否及於保安處分,除非修法彌補漏洞,否則應為對被告有利之解釋。

(2)承審法官如認犯罪行為人有施以強制工作之必要,得另依《刑法》第90條一併宣告保安處分,以「有這樣的權力,就不該懶惰懶散不認真」促請法官行使裁量權限。

2.台大法律系副教授薛智仁

(1)法律規定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依其中最重罪名論處刑罰,代表輕罪之刑罰效果被較重之罪名吸收,自當不應再依輕罪宣告強制工作。

(2)法規條文存有立法漏洞,但「歷史性的大法庭第1案,應尊重罪刑法定主義基本原則」,不宜由司法造法,而應交由立法者妥為修法以資因應。

二、檢辯立場

()檢方

1.最高檢察署由檢察官吳巡龍、蔡瑞宗蒞庭,力主應一併宣告強制工作,理由在於構成想像競合關係的各罪均成立犯罪,只是量處主刑時,須論處較重罪名之法定刑,對被告已屬寬容。

2.若再減免屬於保安處分而非主刑之強制工作,恐「難免讓被告有賺到的感覺」,無異於變相鼓勵被告犯重罪以免強制工作,有輕重失衡之虞,難收打擊組織型詐騙集團之成效。

 

()辯方

被告之律師翁國彥、薛煒育為反對方,力主不應一併宣告強制工作,理由在於:

1.在想像競合關係下,既然同一犯行已從重依詐欺取財罪判刑,輕罪之刑罰已被重罪吸收,遑論用以防止被告再犯危險性之保安處分,本於同一法理,不應再科以強制工作。

2.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本質具有拘束人身自由之效果,應遵守罪刑法定主義及罪刑相當原則,除非修法明訂得一併宣告,否則不宜對被告作不利之解釋。

3.法官自得援引《刑法》第90條之規定,對存有犯罪習慣之被告宣告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以「何必捨棄正路大道不走」呼籲另有其他途徑可資運用。

 

參、評析

一、一行為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刑法加重詐欺取財罪,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罪論處加重詐欺罪,惟是否應宣告輕罪之3年刑前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此涉及刑法第55條但書之輕罪封鎖作用,有無適用於保安處分之爭點。

二、審酌刑法第55條但書之輕罪封鎖作用,在於一行為同時構成兩個罪名,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論罪從較重之加重詐欺罪名處斷,但科刑下限不能低於較輕罪名之最重法定刑,此係將「論罪」跟「科刑」分別規範,乃基於責罰相當原則,避免評價不足而設。

三、然觀諸刑法第55條但書之立法理由,輕罪封鎖作用僅適用於「量刑」規範,係為避免「科刑」之偏失,惟強制工作並非「科刑」,而係保安處分,基於罪刑法定主義,實不宜將刑法第55條但書擴張至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

四、再者,法院就同一罪刑所適用之法律,無論係對罪或刑或保安處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均應本統一性或整體性之原則,予以適用。故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論以重罪加重詐欺之法定刑即為已足,不應再割裂適用輕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宣告強制工作。


[1]詐團初犯是否強制工作大法庭首開辯論 4法學者激辯,自由時報,108116日新聞報導(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042776)

[2]詐騙車手是否須強制工作 最高院大法庭下月裁定,蘋果即時新聞,108116日新聞報導(https://tw.appledaily.com/local/20200116/JO7ZLV2J4UIB2I2P4DECLYMFAY/)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