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得利之債的法律效果:全部都要還!(下)

2020/03/26
不當得利之債的法律效果:全部都要還!(下)
…本文是不當得利之債的法律效果的最後一篇。在上篇與中篇中,筆者詳細討論了不當得利之債所應返還的客體,並解釋了善意受領人應返還的範圍。在本篇文章,筆者將更深入解析民法…

不當得利之債的法律效果_要還全部!(下)

  • 文 / 蔡瀚文
    通過司法官考試、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碩士班民法組

 

  本文是不當得利之債的法律效果的最後一篇。在上篇與中篇中,筆者詳細討論了不當得利之債所應返還的客體,並解釋了善意受領人應返還的範圍。在本篇文章,筆者將更深入解析民法第182條與第183條之適用、類推適用與目的性限縮。

三、返還範圍(§§182183

(一) 善意受領人

  1. 所謂善意受領人,係指於受領時不知無法律上原因之受領人,依民法第182條第1項之規定,僅須返還現存利益。
  2. 雙務契約有不成立、無效、被撤銷之情形實,即有適用上之爭議。蓋依民法第182 條第1項之規定,在買賣契約中,買受人所受領之標的物如已毀損滅失或返還不能且所受利益已不存在,得主張免返還義務;但出賣人卻無任何主張所受利益已不存在的可能,無論如何均仍需返還價金。這樣的結果,對雙務契約的當事人並不公平。

  針對這個不公平的問題,主要有三家學說見解提出了解決方式:

(1) 差額說

  差額說認為,倘買受人發生所受利益不存在之情形時,出賣人僅需返還「標的物價金-市價」之差額予買受人。如該差額為負,則出賣人無庸返還任何金額予買受人。舉例而言,如甲以11萬元之代價將市價10萬元之車輛賣給乙,乙駕駛車輛時發生車禍導致車輛全毀,嗣後才發現買賣契約無效,依差額說,甲應返還1萬元之差額予乙;如甲以9萬元之代價將市價10萬元之車輛賣給乙,乙駕駛車輛時發生車禍導致車輛全毀,嗣後才發現買賣契約無效,依差額說,差額為負,甲無須返還任何價金給乙。

  差額說雖看似解決了前揭不公平的問題,卻留下了二個無法解釋的漏洞:

將買賣雙方互負的不當得利返還義務簡化成一個差額返還義務,與民法法理不符。

無法解決「在買受人受領標的物後、給付價金前,發生所受利益不存在之情形」的案例。

(2) 限縮的二個獨立返還請求權說

  此說修正了差額說無法解釋的二個漏洞,認為雙務契約有不成立、無效、被撤銷之情形時,雙務契約之各該當事人乃互負返還不當得利之義務,且目的性限縮第182條第1 項之規定,使雙方均不得主張所受利益不存在而拒絕返還利益;亦即,雙務契約之雙方當事人均須返還受領利益全額。

(3) 類推適用解除契約說[1]

  學者楊芳賢老師認為,雙務契約有不成立、無效、被撤銷之情形時,應類推適用解除契約之規定(§259)解決。此說結論上與「限縮的二個獨立返還請求權說」相似,使雙務契約之各該當事人均不得主張所受利益不存在而拒絕返還利益。然而,楊芳賢老師舉了一個例外情形-當標的物之毀損、滅失或不能返還,係由於出賣人應負責之事由所致者(如標的物有瑕疵),則買受人仍得主張所受利益不存在而拒絕返還利益。

  1. §183
183
 不當得利之受領人,以其所受者,無償讓與第三人,而受領人因此免返還義務者,第三人於其所免返還義務之限度內,負返還責任。

  183條所適用的典型案例,為所謂「無償的有權處分」。案例說明如下:

【案例探討-8甲贈與A花瓶(市價100萬元)並完成交付,乙又將A花瓶轉贈給丙並完成交付。嗣後發現,甲乙間之贈與契約有無效之事由。

  
  依民法第181條前段,乙應返還予甲之客體為A花瓶;惟A花瓶已轉贈予丙而不能返還,依同條但書,乙應償還其價額100萬元。
  如乙為善意,由於A花瓶已轉贈予丙,乙之現存利益0,免返還義務。此時,甲即得依第183條之規定,向無償受讓人丙請求返還A瓶。
  惟如乙為惡意,乙應返還受領利益,即A瓶之客觀市價100萬元。此時甲並不該當第183條所定之要件,不得向丙請求返還A瓶。

前開「無償的有權處分」有一種類似的案例,稱作「無償的無權處分」,筆者同樣說明如下:

【案例探討-9甲贈與A花瓶(市價100萬元)並完成交付,乙又將A花瓶轉贈給丙並完成交付。嗣後發現,甲乙間之贈與契約與所有權讓與契約均有無效之事由。(丙為善意)

  
  依民法第181條前段,乙應返還予甲之客體為A花瓶;惟A花瓶已轉贈予丙而不能返還,依同條但書,乙應償還其價額100萬元。
  如乙為善意,由於A花瓶已轉贈予丙,乙之現存利益0,免返還義務。惟此時,甲卻無法依第183條之規定,向丙請求返還A瓶。蓋丙乃透過善意受讓取得所有權,而非透過乙的讓與而取得,不符合第183條所稱「無償讓與第三人」之文義。然而,基於與第183條相同之法理,對於不當得利之權利人之保護,應優先於對於無償受讓人之保護,因此,甲仍得類推適用第183條之規定向丙請求返還A[MO使1] 
  惟如乙為惡意,乙應返還受領利益,即A瓶之客觀市價100萬元。此時甲並無法類推適用第183條向丙請求返還A瓶。

  另外,若善意受領人以其所受利益無償讓與第三人,而該第三人又再將該利益無償讓與第四人時,基於民法第182條第1項之法理,該第三人亦得主張所受利益不存在,因此免返還義務。此時,該第四人應類推適用民法第183條之規定,負返還利益之責任。[2]

(二) 自始惡意受領人§182

182 條第2
 受領人於受領時,知無法律上之原因或其後知之者,應將受領時所得之利益,或知無法律上之原因時所現存之利益,附加利息,一併償還;如有損害,並應賠償。

1. 自始惡意受領人之意義

  於受領時已知無法律上原因(包括知有得撤銷之事由[3])者,即為自始惡意之受領人。

2. 自始惡意受領人之返還範圍

  自始惡意之受領人,應返還其受領時之利益(即§181之全部範圍),不得主張所受利益已不存在而免去其返還責任。如受領之利益為金錢時,更應附加利息返還。且如另造成其他損害時,應負無過失責任[4]

(三) 嗣後惡意受領人§182

182 條第2
 受領人於受領時,知無法律上之原因或其後知之者,應將受領時所得之利益,或知無法律上之原因時所現存之利益,附加利息,一併償還;如有損害,並應賠償。

1. 嗣後惡意受領人之意義

  於受領時雖不知無法律上原因(包括知有得撤銷之事由)嗣後得知者即為嗣後惡意之受領人。

2. 嗣後惡意受領人之返還範圍

  嗣後惡意之受領人,應返還其知無法律上原因時之現存利益。如受領之利益為金錢時,更應自知無法律上原因時起附加利息返還。且自知無法律上原因時起,如另造成其他損害,應負無過失責任。

 


[1] 楊芳賢,民法債編總論()20168月初版一刷,頁216

[2] 楊芳賢,民法債編總論()20168月初版一刷,頁225

[3] 楊芳賢,民法債編總論()20168月初版一刷,頁220

[4] 楊芳賢,民法債編總論()20168月初版一刷,頁222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