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07
所謂時效之中斷、不完成、停止

壹、時效中斷

一、意義

時效中斷係指,消滅時效開始進行後,如有行使權利的事實,得發生「時效中斷」,使以進行之期間,全部歸於無效。

二、事由

依民法第129條規定:「消滅時效,因左列事由而中斷:一、請求。二、承認。三、起訴。(第一項)左列事項,與起訴有同一效力:一、依督促程序,聲請發支付命令。二、聲請調解或提付仲裁。三、申報和解債權或破產債權。四、告知訴訟。五、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執行。」須注意的是:

(一)所謂請求即權利人於訴訟外,行使其權利之意思表示。請求,雖沒有方式的限制,但一定要有債權人請求履行債務的意思,才能被認為是請求。又實務見解認為最高法院62年台上子第2279號判例認為:「時效因撤回起訴而視為不中斷者,仍應視為請求權人於提出訴狀於法院並經送達之時,已對義務人為履行之請求,如請求權人於法定六個月期間內另行起訴者,仍應視為時效於訴狀送達時中斷,然究應以訴狀送達時,時效尚未完成者為限,否則時效既於訴狀送達前已完成,即無復因請求而中斷之可言。」
且依民法第130條之規定可知,請求之後須於6個月內起訴始可,讓時效重新起算,若無起訴時,視為未有請求,時效仍從原開始之時,繼續進行。惟須注意者,如法律規定之時效較民法第130條之規定六個月為短時,則以此較短之時效為準,例如支票執票人對前手之追索權,四個月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

(二)所謂承認,係指義務人向請求權人表示,認同其請求權存在之觀念通知而言,承認不以明示為限、默示承認亦可,如請求緩期清償、支付利息等。須注意的是,承認足以表示權利人確有權利,明確推翻過去無權利之事實狀態,顧民法規定其為確定的中斷事由,其已經過的時間,自承認之表示生效時起歸於消滅,而另一時效同時開始進行

(三)所謂起訴乃於訴訟上行使權利的行為。此所謂訴訟,應指民事訴訟而言(包括確認之訴、形成之訴),解釋上亦可包括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及行政訴訟附帶請求損害賠償。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1509號判決認為:「按確定判決對於請求權存否有既判力者,不問其訴訟性質為給付之訴、確認之訴、形成之訴,抑為本訴、反訴,其消滅時效因起訴而中斷之效果,均無差異,故提起確認請求權存在之訴自有中斷消滅時效之效力。而提起確認請求權存在之訴既會使消滅時效中斷,且觀之民法第一百三十七條第三項立法理由,該條項規定「經確定判決所確定之請求權,其原有消滅時效期間不滿五年者,因中斷而重行起算之時效期間為五年」,除為保護債權人之合法利益外,係因請求權經法院判決確定,其實體權利義務關係業已確定,即無避免舉證困難而須適用短期消滅時效之必要,則前開所謂確定請求權之確定判決,是否須具執行力者,即有商榷之餘地 。」

 
三、效力

(一)對時之效力
依民法第137條可知時效中斷後,時效重新起算,須注意的有下列兩點:

1、起算點
因請求或承認而中斷者,於意思表示到達時,時效重新起算;因起訴而中斷者,而訴訟經確定判決或依其他方式終結時,時效重新起算。

2、期間
無確定判決同一效力,重新起算後,時效期間與原時效期間相同。與確定判決同一效力,原有消滅時效期間不滿五年者,因中斷而重行起算之時效期間為五年;若原有消滅時效超過五年者,重新起算之時效與原時效即相同。

延伸閱讀請按我


(二)對人之效力
民法第138條之規定:「時效中斷,以當事人、繼承人、受讓人之間為限,始有效力。」時效之中斷僅有相對效力,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例如連帶債權人中一人為給付之請求時,其時效中斷之利益亦及於他債權人(民285);又向主債務人請求履行及為其他中斷時效之行為,對保證人亦生效力(民747)。

貳、不完成

一、意義

時效不完成者,指於時效期間將近終止之際,因有請求權無法或不便行使之事由,法律乃使已應完成之時效,於該事由終止後,一定期間內,暫緩完成,俾因時效完成而受不利益之當事人,得利用此不完成之期間,行使權利,以中斷時效的制度。

二、事由

1、不可避的事變:民法第139條;2、關於繼承財產之權利:民法第140條;3、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欠缺法定代理人:民法第141條;4、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對法定代理人之權利:民法第142條;5、夫妻相互間之權利:民法第143條。

三、效力

時效於一定期間內暫緩完成,俾請求權人得於該期間內行使權利,以中斷時效。於該時效不完成之一定期間內,如無時效中斷事由發生,其時效即告完成。

參、停止

一、意義

時效停止制度係指時效進行中,因為某些特定事由存在,而時效的進行停止,停止進行的時間不計入時效期間,其結果,時效將因為停止進行而延長。

二、事由

我國民法並無時效停止制度之規定,而德國法於民法第203條至208條分別規定停止事由,我國僅於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14條第2項規定:「前項時效完成前,請求權人已向保險人為保險給付之請求者,自請求發生效力之時起,至保險人為保險給付決定之通知到達時止,不計入時效期間。」且最高法院80年台上字第2497號判例認為:「所謂時效不完成,乃時效期間行將完成之際,有不能或難於中斷時效之事由,而使時效於該事由終止後一定期間內,暫緩完成,俾請求權人得於此一定期間內行使權利,以中斷時效之制度。」故有時效不完成之事由時,於該時效不完成之一定期間內,如無時效中斷事由發生,其時效即告完成。我國民法僅有時效不完成制度,未採時效進行停止制度,故時效進行中,不論任何事由,均不因而停止。原審謂時效不完成,即指時效停止進行,有時效不完成之事由時,其消滅時效期間,以不完成事由發生前已進行之期間與不完成事由終止後又進行期間,合併計算之。所持見解,顯有違誤。

肆、時效完成之效力

一、債權人得拒絕給付

民法第144條之規定:「時效完成後,債務人得拒絕給付」,採抗辯權發生主義,即消滅時效完成後,權利自體本身不消滅,其訴權亦不消滅,僅使義務人取得拒絕給付抗辯權而已。

二、消滅時效及於從權利之效力

原則上依民法第146條本文之規定:「主權利因時效消滅者,其效力及於從權利。」可知主權利因時效而消滅者,其保證債權的請求權亦同其命運。惟民法第145條之規定:「以抵押權、質權或留置權擔保之請求權,雖經時效消滅,債權人仍得就其抵押物、質物或留置物取償。惟同條第2項並限制有關利息及其他定期給付之各期給付請求權,經時效消滅者,不適用之。明示此等罹於時效的請求權不能復就擔保物取償,避免累積甚多,難以負擔,以資保護債務人。

三、消滅時效完成後的給付

消滅時效完成的效力,既僅在發生債務人拒絕給付之抗辯權,其債權本身仍未消滅,故民法第144條第2項:「請求權已經時效消滅,債務人仍為履行之給付者,不得以不知時效為理由,請求返還;其以契約承認該債務或提出擔保者亦同。」所謂不得以不知時效為理由,請求返還,指債權人係本諸債權受領給付,具有法律上原因,不成立不當得利。此種罹於消滅時效的債權,係屬所謂不完成債權,債權人請求力雖因債務人之抗辯權而減弱,但仍具可履行性,其受領給付的權能(債權之保持力),不因此而受影響

四、時效利益的拋棄

時效制度具有公益性,關於時效期間的規定,為現行規定,依民法第147條之規定,不得預先拋棄時效利益。亦即於時效進行中不可拋棄時效利益,於時效完成後,債務人願意承認時,此時無保護必要。而此拋棄時效利益為單獨行為、處分行為,且不以明示為限、默示意思表示亦可。是否對於時效完成一事知悉,才可發生時效拋棄,學者間有正反不同看法。相較而言,民法第144條第2項規定時效完成後當事人若以契約承認債務存在,亦不得再以時效完成作抗辯,此行為契約行為。兩者相同之處在於時效均為重新起算,前者,有學者認為得類推適用民法第137條之規定;後者,學者間認為當事人間成立債務承認契約,時效重新起算15年。

下一篇/ 人氣( 2948 )
文章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