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4
渡假村契約與資訊提供義務—最新法規、學說、實務總整理(上)


一、前言

所謂渡假村契約,是指「渡假者基於不同的法律上權源,對某一特定的不動產及其相關設施能永久地於每年預先固定的時段,基於休閒渡假的目的使用該特定不動產的契約類型」〈楊淑文,分時享有契約「渡假村或會員權」之法律性質與相關爭議問題,民事實體法與程序法爭議問題,頁46〉,在我國法上屬於無名契約,內容上既然混合了租賃、旅遊及共有的性質,規範適用上就應該依具體情形分別適用或類推適用租賃、旅遊及共有的相關規定,這也是依多數意見來詮釋無名契約後的當然結果。

延伸閱讀請按我

契約定性當然只是第一步,還不是渡假村契約的真正精彩之處,過去幾篇處理渡假村契約的論文(例如:楊淑文,分時享有契約「渡假村或會員權」之法律性質與相關爭議問題,民事實體法與程序法爭議問題,頁45以下;吳瑾瑜,國外渡假村會員卡交易與消費者保護,中原財經法學,8期,頁185以下),討論的重心往往不約而同地集中在「資訊透明化」及「解約權行使」兩大主題上,其實已經可以隱約嗅出渡假村契約的焦點所在,如果再對於實務上的相關判決作一些簡單的整理,更不難發現,這兩大主題正好也是絕大多數實務爭議的攻防關鍵。值得注意的是,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在2005年2月24日修正了《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於國外渡假村會員卡銷售行為之規範說明》,行政院消費者保護委員會也在2006年10月30日公布了《海外渡假村會員卡(權)定型化契約範本》,對於這兩大主題都有不少的著墨。另一方面,政治大學黃立教授在新版的債總教科書中,以及台灣大學陳忠五教授在2006年底台灣大學「歐洲契約法之統合」學術研討會中,對於「資訊提供義務」都有全新的討論。從考試的觀點來看,這個議題已經具有一定的成熟度可供出題,不論是出在民總或是債總都不突兀。然而,考生多半對於「資訊提供義務」的相關問題還非常陌生,遑論再結合更加陌生的「渡假村契約」!因此,本文就藉著這個機會,將過去的討論及最新的趨勢作簡單的整理分析,希望對於考生有所助益(如果時間有限,請優先閱讀二、五、六、八等部分)。

二、問題所在

交易資訊的提供,在傳統民法的觀點下,通常並不是交易當事人的法律義務,也就是消極的隱藏事實,原則上不成立詐欺(王澤鑑,民法總則,頁419)。然而,在渡假村契約的情形,消費者在締約前幾乎不可能得到充分的資訊以瞭解商品的內容,而只能經由簡報或錄影帶的方式認識其大概,就隨即進行交易,締約地位的懸殊,幾乎已經造成私法自治的前提—當事人作成自由決定的條件—事實上被嚴重侵害。問題還不只是發生在上述的「締約過程」而已,在「契約內容」的層次,通常銷售業者所使用的合約書內容只載有「渡假村名稱」、「渡假時數」、「應繳款項」及「遵守渡假村章程的義務」等簡略的條款,對於恐怕更為重要的「渡假村位置」、「設備服務內容」及「渡假村應負義務」卻往往付之闕如(吳瑾瑜,國外渡假村會員卡交易與消費者保護,中原財經法學,8期,頁203),這種情形發生在價格既昂貴、時間又長久的渡假村契約,簡直令人難以想像。也因此,才會出現「資訊透明化原則」(吳瑾瑜,國外渡假村會員卡交易與消費者保護,中原財經法學,8期,頁203以下)或「契約資訊義務」(黃立,民法債編總論,頁138以下)等相關理論,希望透過資訊提供義務的課予,來解決上述的問題。

三、德國規範(參閱黃立,民法債編總論,頁141)

(一)1997年TzWrG(Teilzeit-Wohnrechtegesetz,分時享有居住權法)

依該法第二條,渡假村銷售業者於締約前負有提出說明書的義務,並且在締約時也負有告知義務。

依該法第四條,締約時說明書及契約皆應載明:(1)渡假村所有人及經營人的姓名、住所╱事務所地址;(2)渡假村銷售業者與渡假村的法律關係;(3)使用渡假村及其附屬設備的要件;(4)渡假村內房舍面積及電器家具設備;(5)各項設備使用費及其計算方式;(6)轉售、讓與或交換渡假權的要件及費用;(7)渡假村尚未完工時,建照號碼、主管機關名稱及地址、預定完工日期及未能如期完工時返還價款的條件。

依該法第九條,本法為強行法,契約當事人另行約定不同的契約條款時,仍以本法規定為準;渡假村契約以其他契約類型規範者,仍有本法的適用。

(二)2002年BGB(Burgerliches Gesetzbuch,民法)

依該法第四八二條,渡假村銷售業者提出要約時,應向消費者提出說明書;說明書應包含對於渡假村內房舍的一般性描述,及民法施行細則第二四二條所規定的事項;渡假村銷售業者於締約前,基於其無法改變的情況,於必要時,得變更說明書的內容;在渡假村契約的廣告中,應註明備有說明書及說明書的發放地點。

依該法第四八三條,說明書與契約書應使用消費者住所地的官方語言,否則契約不生效力。

(三)2002年BGBEG(Einfuhrungsgesetz zum Burgerlichen Gesetzbuche,民法施行法)

依該細則第二四二條,資訊提供義務的內容包括:(1)渡假村所有人及經營人的姓名╱代表人、住所╱營業所地址;(2)渡假村銷售業者與渡假村的法律關係;(3)使用權限的內容;(4)使用渡假村內房舍設備的要件、方法及費用;(5)渡假村位於國外時,行使權利的要件及方法;(6)消費者取得的權利並非所有權或物上使用權時,應明示告知消費者。

(四)2002年BGB-InfoV(Verordnung uber Informations- und Nachweispflichten nach burgerlichem Recht,民法資訊及證明義務細則)

依該細則第二條,渡假村契約應載明以下的內容:(1)渡假村所有人及經營人的姓名╱代表人、住所╱營業所地址及送達地址;(2)渡假村銷售業者與渡假村的法律關係;(3)使用權限的內容;依據渡假村所在地國法律,對於行使權利所應符合的要件;(4)消費者取得的權利並非所有權或物上使用權時,應明示告知消費者;(5)各項設備使用費及其計算方式;(6)轉售、讓與或交換渡假權的要件及費用。

四、實務見解

(一)台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簡上字第四六九號判決


「……且觀本件契約內容條款,已就渡假村之名稱、渡假時段、渡假星期數之上限、公寓型式、居住人數之上限等均已有約定,則其買賣標的業經確定,並無含糊混淆之虞。另上訴人之義務僅在使被上訴人取得會員渡假村之權利即安排渡假事宜而已,被上訴人就此應支付一定之規費代價,雖給付與對待給付應維持其對價之平等性,然此係指雙方當事人主觀上各願以其給付換取對方之對待給付而言,至於具體之給付(服務)與對待給付(價金、規費)客觀上是否價值相當,則非所問,縱然價金、規費有偏高之情形,亦不生該法第十二條第二項第一款所謂違反平等互惠原則之問題;又被上訴人雖須負有先繳款義務,嗣繳款完畢方得向上訴人申請參加渡假村旅遊等,惟此係屬被上訴人關於買賣價金給付期限所為之約定,與民法買賣契約一節相關規定並無何違背,自亦無所謂違反平等互惠原則情事。且契約之各條條款,並無同法第十二條第二項所定推定顯失公平等情形,尚未影響被上訴人之權益。」

(二)台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簡上字第六八三號判決

「……系爭契約乃買賣契約,買受人為上訴人,出賣人為被上訴人,買賣標的為Jimbaran Hills Club渡假村會員資格,因此被上訴人之義務為交付會員證使上訴人取得會員資格,其權利為取得價金,而上訴人之權利為取得會員資格,其義務則為繳付買賣價金,系爭契約正面及背面第一條、第二條即明定買賣標的、價金及兩造主要之權利義務。因系爭契約之買賣標的為會員資格,有其繼續性,故第三條規定上訴人繳付管理費之附隨義務。另上訴人因購買系爭渡假村會員資格,同時獲贈取得成RCI及ITC50會員資格之權利,被上訴人承諾負擔原告RCI前二年之會籍會及ITC50第一年年費,為保障上訴人之權利,而有系爭契約第四條之規定。至於系爭契約其他條款或為未涉及兩造之權利義務之說明性或例行條款,或為雙方一併適用之中性條文,並無任何不公平或違反誠信原則情事……是上訴人主張系爭契約違反消費者保護法顯失公平而無效,顯無理由。」

(三)台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簡上字第七八八號判決

「……上訴人之「JIMBARAN HILLS CLUB」隔年會籍申請合約書所載契約內容為:『A\渡假時段:紅色;B\渡假星期數之上限:壹星期;C\房間型式:套房;D\居住人數之上限:二人;隔年會籍有效期限:西元二0九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A\會籍申請費新臺幣二十三萬九千元;B\行政手續費:由渡假村支付;C\總計:新臺幣二十三萬九千元;D\訂金:新臺幣九萬五千六百元;E\餘額:期付新臺幣二萬三千九百元乘六,新臺幣十四萬三千四百元,西元一千九百九十九年九月五日』是被上訴人所購買僅係前揭會員權利,並非房屋,而行使前揭會員權係在被上訴人支付規費條件下,且上訴人於說明時交付前揭「Jimbaran山莊」之書面資料,為兩造所不爭執,並有該書面資料在卷可稽,而該書面資料對於被上訴人行使會員權,亦有相當之說明,雖尚難謂完整,但對於被上訴人之行使權利及渡假村(俱樂部)並非全無規範……從而被上訴人指摘前揭合約對於渡假時段為何、公寓樣式、何時使用權利等缺乏相關約定,並因此認為不符平等互惠原則云云,難認有據。」

(四)台北地方法院八十八年簡上字第八○二號判決


「……次查,系爭契約內容條款,關於渡假村之名稱、渡假時段、渡假星期數之上限、居住人數之上限等均已有約定,此觀之被上訴人所提試用會籍購買協議書即明,系爭訪問買賣之標的堪稱確定,並無含糊混淆之虞……基此,系爭契約之權利義務難謂有不明確及對被上訴人不公平之處……故兩造間系爭契約仍有效成立,被上訴人主張系爭契約無效云云,於法未合,殊無足採。」

(五)台北地方法院八十九年簡上字第七五八號判決

「……系爭兩造簽訂之定型化契約即會籍申請合約書,僅載有渡假村的名稱、度假時數、會籍費、管理費及簡略的權利義務條款、對於消費者所購買渡假村位置、設備服務內容、會員所享購買的渡假村位置、設備服務內容、會員所享之權利義務等重要資訊均未載明,是此定型化契約顯失公平,且有違誠信,亦不符平等互惠原則,其給付與對待給付間顯不相當,而有違平等互惠原則,則被上訴人所稱受欺罔而訂約繳款之情,應屬真實可採。」

(六)台北地方法院九十一年簡上字第一七一號判決

「……經查:上訴人提出之國際渡假村之承購聲明書、承購合約書上,業已載明購買人所得享受之權利與應負擔之義務,上訴人既於簽約後即取得前開合約書及渡假村交換指南等相關文件,難認其不知會員之權利義務;況上訴人自承於簽約後曾至被上訴人處表示欲解除契約,經與被上訴人協商後仍陸續付清所有費用,足見上訴人已審閱系爭合約及相關文件資料並經充分考慮後,始決定繼續履約,是其主張被上訴人未曾告知其應享有之權利義務等重要資訊及承購合約書上亦未載明權利義務云云,即無足採。」

「其次,並非凡屬定型化契約者均一律無效,倘雙方簽約過程及契約內容並無顯失公平之情事,該契約約定之條款即非無效。查系爭承購合約書雖屬定型化契約,惟該合約書第十條既定有承購人得自本合約簽訂時起七日內以書面撤銷之規定,是難認合約書有何不公平之處,而上訴人於簽約前已經被上訴人職員充分告知其權利義務,並取得相關文件且詳予審閱業如前述,上訴人簽訂合約書後,復曾於七日內表示欲解除契約,顯示其對系爭合約有充分瞭解,且其後又打消原意而陸續付清價金餘款,實難認其於簽約時有何輕率急迫之理。況期間上訴人並曾親赴日本、澳洲渡假為其所是認,復有被上訴人提出之日本及澳洲之訂房單及確認單、臨時會員證、上訴人旅遊照片為證,則其主張系爭合約有顯失公平且有違誠信,亦不符平等互惠原則,且給付與對待給付顯不相當,應為無效,顯乏依據。」

(七)台北地方法院九十四年消簡上字第三號判決

「……依照一般有理性人之認知,所謂別墅或VILLA,係指在景色優美的地方所建供遊憩、單獨乙戶使用的園林房舍;至於所謂公寓,則係指可供多戶人家居住的寓所,為多層或多排的住宅建築物。從而作為分時渡假村之使用標的,別墅與公寓之價值顯不相同;因此系爭契約標的究竟為何者,即屬必要之點。」

「經查系爭入會合約書及合約條款僅載明,上訴人成為會員後,得住宿T2型住所,該住所為雙臥室住房,可六人同時使用;至於所謂T2型住所,究竟為別墅或公寓,則均無任何文字加以說明。從而系爭契約標的究竟為別墅或公寓,顯然不明……綜合該說明書全部內容觀察,由於所有圖片均附有庭園設施,且文字說明亦未表示該渡假村之使用標的不包括別墅型住所,因此上訴人主張其根據該說明書,而認為系爭契約標的包括使用別墅型住所之選擇權,應屬可信。」

「又兩造簽訂系爭契約時,被上訴人銷售類型並不包括別墅型住所,為被上訴人所自陳;但因渡假村整體係包括別墅在內,因此被上訴人向上訴人介紹系爭渡假村時,介紹內容仍包括別墅型住所,亦為被上訴人所自陳。惟查兩造締約時,被上訴人既然並無別墅型住所可供會員使用,即應明確告知上訴人該等情形;然而被上訴人非但未據實以告,反而仍以別墅型住所為介紹內容,且提出之說明書均附有庭園設施圖片,均足以使被上訴人認為系爭契約使用標的包括別墅型住所。」

「被上訴人雖又於原審辯稱:『我們是一條一條的念給原告聽』;惟查系爭契約根本欠缺關於T2型住所為別墅或公寓之定義,上訴人根本無從認識系爭契約標的不包括別墅型住房使用權。是被上訴人辯稱:已明確告知上訴人,系爭契約標的僅為公寓住房使用權云云,並不可採。」

從而上訴人既然認為,系爭契約標的包含別墅型住房使用權,而被上訴人則認為不包括之,則兩造對系爭契約必要之點顯然並未達成合意,故系爭契約並未成立……系爭契約既不成立,責被上訴人所受領上訴人給付之會費30萬元,即為無法律上之原因,依上開民法第179條前段規定,被上訴人自應返還之。是上訴人之主張,為可採。」

五、實務評析

如果暫時不論將渡假村契約定性為買賣契約是否妥當,整體而言,多數實務對於渡假村銷售業者的資訊提供義務,仍然採取相對保守的看法,亦即,只有在涉及「渡假村的名稱」、「渡假時段」、「渡假星期數的上限」、「居住人數的上限」,頂多再包括「公寓型式」等少數事項時,才會影響契約的成立(民法第一五三條)或效力(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二條)。這樣的看法,一方面在資訊透明化原則的層次,似乎小看了渡假村契約,對於消費者來說,光憑上述幾個簡單的契約資訊,面對交易細節多變(各國不同的渡假村契約「次類型」,參閱楊淑文,分時享有契約「渡假村或會員權」之法律性質與相關爭議問題,民事實體法與程序法爭議問題,頁49以下;光以德國為例,就有各式各樣的「次類型」,參閱楊淑文,頁58以下)、法律關係複雜的渡假村契約,恐怕根本搔不到癢處。另一方面,在法律效果的層次,實務見解只將資訊透明化原則連結契約的成立及效力,也就是「標的是否確定」及「是否違反消費者保護法第十二條」,也小看了民事規範的多元態樣,忽略了違反資訊透明化原則,或許還有發生其他法律效果的可能。

 

下一篇/ 人氣( 1841 )
文章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