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釋字第787號解釋之請求給付優惠存款利息審判權歸屬

2020/01/08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釋字第787號解釋之請求給付優惠存款利息審判權歸屬
行政訴訟法第178條條規定,行政法院就其受理訴訟之權限,如與普通法院確定裁判之見解有異時,應以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本案前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受理,惟於審理後認為「臺灣銀行及其各……

釋字第787號解釋之請求給付優惠存款利息審判權歸屬

撰文/王為

.輔仁大學法律研究所公法組
.智庫研究員

行政訴訟法第178條條規定,行政法院就其受理訴訟之權限,如與普通法院確定裁判之見解有異時,應以裁定停止訴訟程序,並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本案前經臺灣宜蘭地方法院受理,惟於審理後認為「臺灣銀行及其各地分行,係受政府委託行使公權力,就優惠存款之辦理與優惠存款戶簽訂契約,並按月給付利息,核其性質,屬就公法上權利義務關係之設定、變更或廢止所訂立之契約,核屬行政契約,並非私法契約。」於徵詢兩造當事人意見,經兩造表示原因事件為公法行政契約所生之爭議後,爰依職權以前開確定裁定移送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

惟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則認為原告主張其優惠存款到期後,臺灣銀行宜蘭分行僅以掛號信件及市話語音通知,未撥打原告所留存之手機號碼,亦未以雙掛號郵件或公示送達通知原告簽訂「績存同意書」,致原告未能辦理優惠存款續約,乃請求被告給付優惠存款利息,核係私權紛爭,應屬普通法院審理權限。惟普通法院認其為公法爭議,應循行政訴訟程序解決,經裁定確定後移送至本院審理。本院與普通法院關於受理訴訟之權限所持見解發生歧異,爱依行政訴訟法第178條規定,聲請統一解釋。以下就釋字第787號解釋分析如下:

一、本號解釋屬統一解釋法令之聲請類型

()統一解釋法令濫觴於釋字第540號解釋

釋字第540號解釋是第一件由臺北高等行政法院依據行政訴訟法第178條之規定提起之統一解釋聲請案,並且說明針對此類案件屬具體審查,亦即行政法院就繫屬中個案之受理權限問題,依行政訴訟法第178條向聲請解釋,為貫徹法律規定之意旨,大法官解釋對該個案審判權歸屬所為之認定,應視為既判事項,各該法院均須遵守,自不得於後續程序中再行審究。

()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以下簡稱大審法)第7條第1項第1款是否為受理依據?

有關審判權限爭議問題,大法官多以「合於大審法第7條第1項第1款統一解釋之要件及行政訴訟法第178條規定,爰予受理」,然而本文以為,大審法第7條第1項第1款僅在於說明行政訴訟法第178條規定屬「統一解釋」之範圍,至於「合於……要件」部分是需有待商榷的!

二、應依案件爭議之性質,定其審判權之歸屬:請求給付優惠存款利息審判權應屬普通法院

()「臺灣銀行優惠儲蓄綜合存款開戶申請書暨約定書」屬私法契約

1.臺灣銀行性質為私法人,非行政程序法第2條第2項所定義之行政機關,除有行政機關依法定程序將公權力委託其行使外,即無從取得擬制行政機關之地位(行政程序法第2條第3[1]及第16[2]參照)。

2.臺灣銀行固基於其與國防部之約定,辦理退除役軍職人員退伍金優存事務與利息之給付事宜。惟其內容不外涉及優存戶開戶存款後,雙方之存款、利息計算與給付等,與公權力之行使無關

3.且國防部亦未另行將其法定權限之一部委託行使,非屬行政程序法第16條第1項所定公權力委託行使之情形,從而臺灣銀行並不因辦理給付退除役軍職人員退伍金優存事務,而取得擬制行政機關之地位。

4.綜上,退除役軍職人員與臺灣銀行所訂立之優存契約,性質上應屬私法契約

()請求給付優惠存款利息審判權應屬普通法院

1.我國係採二元訴訟制度,關於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審判權之劃分,應由立法機關通盤衡酌爭議案件之性質及既有訴訟制度之功能(諸如法院組織及人員之配置、相關程序規定、及時有效之權利保護等)決定之。

2.法律未有規定者,應依爭議之性質並考量既有訴訟制度之功能,定其救濟途徑。亦即,關於因私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原則上由普通法院審判;因公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原則上由行政法院審判。[3]

3.本件因系爭優存契約所生請求給付優存利息爭議,屬因私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其訴訟應由普通法院宜蘭地院審判。

三、本號解釋涉及之爭點與不同意見書

()行政契約與私法契約之判斷

1.有關行政契約之判斷,學理上提出諸多說法,吳庚大法官於釋字第533號解釋協同意見書所提出來之判斷標準,可稱為目前實務見解判斷之依據之一,行政契約,首須契約之一造為代表行政主體之機關,其次,凡行政主體與私人締約,其約定內容亦即所謂契約標的,有下列四者之一時,即認定其為行政契約:㈠作為實施公法法規之手段者,質言之,因執行公法法規,行政機關本應作成行政處分,而以契約代替,㈡約定之內容係行政機關負有作成行政處分或其他公權力措施之義務者,㈢約定內容涉及人民公法上權益或義務者,㈣約定事項中列有顯然偏袒行政機關一方或使其取得較人民一方優勢之地位者。若因給付內容屬於「中性」,無從據此判斷契約之屬性時,則應就契約整體目的及給付之目的為斷,例如行政機關所負之給付義務,目的在執行其法定職權,或人民之提供給付目的在於促使他造之行政機關承諾依法作成特定之職務上行為者,均屬之。換言之,首先應判斷其中一方應具有行政機關之身分,再者,應依序由契約標的、契約主體與契約目的綜合判斷之。即若契約標的(雙方之權利義務關係)屬公法關係、契約主體至少一方當事人為行政主體(行政機關)、契約目的為公共目的者,即得定性為行政契約。


2.本案解釋中及認為台灣銀行並非受託行使公權力之擬制行政機關,且與行使公權力無關,從而認定本案所簽訂之約定書屬私法契約。

3.然而,黃虹霞大法官於本號解釋則提出不同意見書則認為臺灣銀行雖為公司組織,但就協辦軍公教優存事務言,係居於機關之受託人地位,為準國家地位之私人。另年改爭議包括優存利息爭議亦均以機關為被告,循行政爭訟程序處理,並無爭議,已足見優存利息之爭議應屬公法爭議應由行政法院審判。

()審判權限應由大法官來解釋?

1.黃虹霞大法官於本號解釋不同意見書開宗明義強烈提出「審判權歸屬由大法官解釋是「違章建築」,應該被拆除!」的論述,其認為審判權歸屬爭議干大法官及憲法法院何事並且刪除現行裁定停止訴訟程序聲請大法官解釋之規定。

2.蔡明誠大法官於其不同意見書中則進一步說明,法律救濟途徑之判定及決定,應以訴訟當事人之訴訟程序利益為優先考慮,而不宜拘泥於法律概念之框架。普通法院與行政法院兩大審判系統,應建立一套具有可操作性之定分止爭機制,而非在不同審判系統之法院,基於抽象法律概念之解釋爭議,相互移來移去,延宕訴訟程序,既不合於訴訟經濟,亦恐有漠視當事人快速解決紛爭之期待。

3.綜上所述,有關審判權的問題,不宜由大法官來解釋,除恐造成訴訟延宕無法有效及時得到救濟外,另一方面恐有放任普通法院與行政法院消極不行使審判之疑慮,因此,仍建議應由立法程序制訂一套符合現行制度下的標準,以為妥適。

四、回顧大法官解釋中對於審判權爭議之整理

()釋字第595號號解釋:勞工保險局與雇主間因歸墊債權所生之私法爭執,自應由普通法院行使審判權。

()釋字第758號號解釋:土地所有權人依民法第767條第1項請求事件,性質上屬私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其訴訟應由普通法院審判,縱兩造攻擊防禦方法涉及公法關係所生之爭議,亦不受影響。

()釋字第759號號解釋:依據「臺灣省政府所屬省營事業機構人員退休撫卹及資遣辦法」請求發給撫卹金發生爭議,其訴訟應由普通法院審判之。

()釋字第772號號解釋:依國有財產法第52條之2規定,申請讓售國有非公用財產類不動產之准駁決定,屬公法性質,人民如有不服,應依法提起行政爭訟以為救濟,其訴訟應由行政法院審判。

()釋字第773號號解釋:依土地法第73條之13項前段規定行使優先購買權而訴請確認優先購買權存在事件,性質上屬私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其訴訟應由普通法院審判。

()釋字第787號號解釋:退除役軍職人員與臺灣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訂立優惠存款契約,因該契約所生請求給付優惠存款利息之事件,性質上屬私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其訴訟應由普通法院審判。


[1]行政程序法第2條第3項規定:「受託行使公權力之個人或團體,於委託範圍內,視為行政機關。

[2]行政程序法第16條規定:「行政機關得依法規將其權限之一部分,委託民間團體或個人辦理(第1項)。前項情形,應將委託事項及法規依據公告之,並刊登政府公報或新聞紙(第2項)。第一項委託所需費用,除另有約定外,由行政機關支付之(第3項)

[3]參照釋字第695號、第758號、第759號、第772號及第773號解釋。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