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從武漢肺炎防疫隔離措施回顧釋字第690號解釋

2020/02/07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從武漢肺炎防疫隔離措施回顧釋字第690號解釋
為防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衛生福利部早在1月15日公告修正「傳染病分類及第四類與第五類傳染病之防治措施」,新增「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傳防法第3條第1項第5款),就病人之處置……

從武漢肺炎防疫隔離措施回顧釋字第690號解釋

撰文/王為

.輔仁大學法律研究所公法組
.智庫研究員

自台灣於今(109)121日發現第一起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即武漢肺炎)的案例後,截至目前為止已有11起確診案例。為防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衛生福利部早在115日公告修正「傳染病分類及第四類與第五類傳染病之防治措施」,新增「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傳防法第3條第1項第5款),就病人之處置措施上,則係必要時,得於指定隔離治療機構施行隔離治療。

本次武漢肺炎的疫情以及政府相應的集中檢疫措施,讓大家想起2003年爆發的SARS事件。當時因和平醫院發生院內集體感染SARS事件,臺北市政府依據修正前傳防法(91131)37條第1項,就「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主管機關必要時得為「必要之處置」之規定,於424日公布「臺北市政府SARS緊急應變處理措施」,召回和平醫院員工返院集中隔離。

其中一名醫師因未依其時限內返回,而被記2大過並先行停職,同時被處以新台幣24萬元罰鍰,另又受停業3個月之懲戒處分。經提起行政爭訟,皆為敗訴,遂聲請釋憲,大法官亦作成釋字第690號解釋,以下就釋字第690號解釋作一回顧,並針對本次武漢肺炎疫情的相關措施提出與釋字第690號解釋有關之議題:

1、釋字第690號解釋之內容與意見書

(1)釋字第690號解釋之內容分析

1.強制隔離屬人身自由之剝奪:強制隔離使人民在一定期間內負有停留於一定處所,不與外人接觸之義務,否則應受一定之制裁,已屬人身自由之剝奪。

2.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規定(以下簡稱系爭規定)與比例原則無違:

(1)審查標準選擇:強制隔離將使受隔離者人身自由遭受剝奪,其是否違反比例原則,仍應採嚴格標準予以審查。

(2)目的洵屬正當:強制隔離,旨在使主管機關得將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留置於指定之處所,使與外界隔離,並進而為必要之檢查、治療等處置,以阻絕傳染病之傳染蔓延,維護國民生命與身體健康,其立法目的洵屬正當。

(3)強制隔離乃為保護重大公益所採之合理必要手段,對受隔離者尚未造成過度之負擔,並未牴觸憲法第23條之比例原則:

A.為阻絕疫情之蔓延,使疫情迅速獲得控制,降低社會之恐懼不安等重大公共利益,將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令遷入指定之處所施行適當期間之必要強制隔離處置,進而予以觀察、檢查、預防接種及治療,除可維護受隔離者個人之生命與身體健康外,且因無其他侵害較小之方法,自屬必要且有效控制疫情之手段。

B.自人身自由所受侵害角度觀之,系爭規定必要處置所包含之強制隔離,雖使受隔離者人身自由受剝奪,但除可維護其生命與身體健康外,並無如拘禁處分對受拘禁者人格權之重大影響。

3.強制隔離無須由中立、公正第三者之法院作成決定,強制隔離處置雖非由法院決定,與憲法第8條正當法律程序保障人民身體自由之意旨尚無違背

(1)強制隔離既以保障人民生命與身體健康為目的,而與刑事處罰之本質不同,故其所須踐行之正當法律程序,自毋須與刑事處罰之限制被告人身自由所須踐行之程序相類。

(2)強制隔離與其他防疫之決定,應由專業主管機關基於醫療與公共衛生之知識,通過嚴謹之組織程序,衡酌傳染病疫情之嚴重性及其他各種情況,作成客觀之決定,以確保其正確性,且疫情之防治貴在迅速採行正確之措施,方得以克竟其功。

(2)個別意見書中所提之看法

1.李震山與林子儀大法官提出不同意見書認為,本號解釋在正當法律程序部分已出現人身自由保障可能倒退或逆轉的徵兆,並且認為有關法官保留部分,如有良好之程序設計,並不會因法官無醫療與公共衛生專業而形成司法保障人身自由之束手無策之情形。

2.許宗力大法官則提出部分不同意見書,則認為法官保留有事前、事中(也可說是事後)之分,遇急迫情事,主管機關仍非不得先實施隔離處分,合理時間內再尋求法官的同意即可,因此應給予一個可以讓法官及時介入審查的機會,以減少濫權。

3.許玉秀大法官則認為,本號解釋雖有提出應有「及時請求法院救濟」之機會給予受隔離者或其親屬,但事後救濟的法官保留不能等同憲法第8條的法官保留,其法官保留,則是由拘束人民人身自由的公權力,主動進行程序。只有要求公權力主動踐行法官保留程序,才可能防免這種人身自由遭侵害的危險。

2、本次集中檢疫措施之相關說明及分析

(1)集中檢疫措施的實施對象

在台灣本土發現第一起武漢肺炎的確診案例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今年127日即藉由「具感染風險民眾追蹤管理機制」的公布,以具感染風險對象的風險高低程度為依據,分為居家隔離、健康關懷、健康追蹤、自主健康管理、自我健康觀察等五介入措施;而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第一波武漢撤僑包機返台人員,發現一起突襲性的確診案例後,復於25日將該機制更新為:居家隔離、居家檢疫及自主健康管理等三項措施。

其中,除自主健康管理因感染風險較低,依傳防法第36條規定所課予「應配合接受主管機關之檢查、治療、預防接種或其他防疫、檢疫措施」義務,與人身自由的干涉關聯尚屬輕微外,主管機關依傳防法第48條第1項就確定病例接觸者所為的「居家隔離」(包含令其遷入指定之處所)以及依同法第58條第1項規定就具中港澳旅遊史者所為的「居家檢疫」等措施,與釋字第690號解釋中所述「強制隔離使人民在一定期間內負有停留於一定處所,不與外人接觸之義務,否則應受一定之制裁,已屬人身自由之剝奪」的結論無異。

(2)提審之聲請

誠如前述,無論是「居家隔離」或「居家檢疫」措施,就相關對象而言,大抵符合憲法第8條有關「拘束人身之自由使其難於脫離一定空間」之拘禁概念(釋字第392號解釋參照)。雖然大法官在釋字第690號解釋中表示:「曾與傳染病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於受強制隔離處置時,人身自由即遭受剝奪,為使其受隔離之期間能合理而不過長,仍宜……並建立受隔離者或其親屬不服得及時請求法院救濟」。

然而,在提審法於10318日修正公布後,乃於第1條中指出:「人民被法院以外之任何機關逮捕、拘禁時,其本人或他人得向逮捕、拘禁地之地方法院聲請提審。但其他法律規定得聲請即時由法院審查者,依其規定。」,從而,在傳防法未如行政收容事件一般增列「及時請求法院救濟」之途徑前,提審法有關規定之保障,或能滿足大法官於前開解釋中所為之要求。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