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子雲|強制道歉爭議的再燃或平息?釋字656號解釋的先行回顧

2020/03/13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子雲|強制道歉爭議的再燃或平息?釋字656號解釋的先行回顧
據報載 ,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於109年3月3日公告,大法官繼釋字656號解釋後,因該解釋可能有變更或補充的空間,再度受理命強制道歉是否有違憲情可能之聲請,該案係因聲請人朱育德認伊於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

強制道歉爭議的再燃或平息?釋字656號解釋的先行回顧

撰文/子雲

.律師高考及格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與科際整合研究所

 

壹、前言

一、據報載[1],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於10933日公告,大法官繼釋字656號解釋後,因該解釋可能有變更或補充的空間,再度受理命強制道歉是否有違憲情可能之聲請,該案係因聲請人朱育德認伊於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之訴中,法院據以判命伊應於某網站首頁文章列表最上方以20pt字體大小刊登道歉啟事10日之強制道歉行為,所適用之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段容許法院以判決強制人民公開道歉規定,有違憲疑義而來。大法官遂訂於109324日舉行公開說明會,討論兩項爭點:

1.命加害人強制公開道歉所涉基本權利為何?民法第195條第1項後段規定(下稱系爭規定):「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有關「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應如何於名譽權及可能牽涉之基本權利間取得平衡?

2.系爭規定所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是否得包括法院以判決命加害人公開道歉之處分?本院釋字第656號解釋之意旨是否應予變更?

二、姑先不論目前大法官最後是否變更過往見解,本文擬趁此機會,就強制道歉行為,先行回顧過往釋字656號解釋之見解,以利同學們建立基礎觀念,並有能力持續追蹤本法律問題之後續演變。

貳、釋字第656號解釋重點整理

一、背景事實

1.時間要回到將近20年前,當時陳水扁、呂秀蓮剛剛當選我國正副總統。不料,於20001116日,新新聞周刊第715期刊登一篇名為「鼓動緋聞,暗鬥阿扁的竟然是呂秀蓮」之報導,內容描述呂秀蓮曾於20001113日晚間11時多以「嘿嘿嘿」的口氣於電話中告知《新新聞》有關總統府緋聞情事,稱當時甫當選總統的陳水扁與民進黨中央黨部國際事務部主任蕭美琴有曖昧關係。而這起事件也被稱為「嘿嘿嘿事件」,因報導中稱,呂秀蓮於電話中以極為鎮定又神秘的語氣,緩緩說出:「總統府鬧緋聞,嘿!嘿!嘿!」。

2.在當時時空環境背景下,本報導內容掀起政治界軒然大波,亦遭當時政治人物引以作為互相批鬥之素材,但呂秀蓮隨後澄清,伊從未致電《新新聞》,認該報導不實,損害其個人名譽,並且對《新新聞》提起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民事訴訟,訴請被告等人連帶將「道歉聲明」連續3天刊登於18家報紙,並於14家電視臺播放朗讀之,又連帶將判決書全文刊登於18家報紙,並於14家電視臺及8家廣播電臺播放朗讀之,以回復其名譽。

3.雙方開始涉訟,後經上訴第二審,高院判決廢棄部分第一審判決,改命被告等人連帶將「道歉聲明」及該判決主文暨理由刊登於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工商時報各一天,而駁回呂秀蓮等人其餘上訴。

4.被告等人不服其敗訴部分之第二審判決,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判決駁回,而告定讞。被告等人認上開最高法院確定終局判決所適用民法第195條規定及相關法令有違憲之疑義,遂聲請解釋憲法及補充解釋。

二、解釋文: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第一項後段規定:「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所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如屬以判決命加害人公開道歉,而未涉及加害人自我羞辱等損及人性尊嚴之情事者,即未違背憲法第二十三條比例原則,而不牴觸憲法對不表意自由之保障。

三、解釋理由摘要

1.大法官先引出名譽權係受憲法第22條概括基本權所保障者,亦即:「名譽權旨在維護個人主體性及人格之完整,為實現人性尊嚴所必要,受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釋字第三九九號、第四八六號、第五八七號及第六0三號解釋參照)」,並再指出民法第195條第1項:「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其後段之規定(畫底線處)於判決實務上亦不乏以判命登報道歉作為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2.大法官接著闡述憲法第十一條言論自由,表示:「依本院釋字第五七七號解釋意旨,除保障積極之表意自由外,尚保障消極之不表意自由。」,並指出民法第195條後段包含以判決命加害人登報道歉,就涉及人民受言論自由保障之不表意自由。但大法官語鋒一轉,稱「國家對不表意自由,雖非不得依法限制之,惟因不表意之理由多端,其涉及道德、倫理、正義、良心、信仰等內心之信念與價值者,攸關人民內在精神活動及自主決定權,乃個人主體性維護及人格自由完整發展所不可或缺,亦與維護人性尊嚴關係密切 (本院釋字第六0三號解釋參照)」,所以「於侵害名譽事件,若為回復受害人之名譽,有限制加害人不表意自由之必要,自應就不法侵害人格法益情節之輕重與強制表意之內容等,審慎斟酌而為適當之決定,以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所定之比例原則。」

3.基此,大法官最後針對命公開道歉之情形,係表示因「名譽權遭侵害之個案情狀不一,金錢賠償未必能填補或回復,因而授權法院決定適當處分,目的洵屬正當。」,若「法院在原告聲明之範圍內」,「認為諸如在合理範圍內由加害人負擔費用刊載澄清事實之聲明、登載被害人判決勝訴之啟事或將判決書全部或一部登報等手段,仍不足以回復被害人之名譽者」的話,法院命加害人公開道歉作為回復名譽的適當處分,就沒有踰越必要之程度。但如果「要求加害人公開道歉,涉及加害人自我羞辱等損及人性尊嚴之情事者,即屬逾越回復名譽之必要程度,而過度限制人民之不表意自由。」

四、簡析

1.由以上的摘要可以得出,大法官並沒有表示無限制的強制道歉並無違憲,而係先界定出一個允許的框架,在這框架內依一般的回復名譽方法仍不足以回復被害人的名譽的話,才可以強制道歉,但如果這個強制道歉的方式,是用涉及自我羞辱、損及人性尊嚴的方式,實務上常見例如在街頭下跪請人喝茶、吃檳榔,或是在人多的地方插木牌宣讀罪行等等的話,就超出被允許的框架,而這些行為除了憲法上、民事法上不被允許外,更可能涉及刑事法上暴行侮辱。

2.大法官受理本次釋憲聲請,又提出如上所示兩點綱要徵求意見,究係欲如何變更或維持釋字656號解釋之見解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1] 1090304自由時報,標題:「登報道歉」違憲?大法官挑戰前輩

(網址: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paper/1356303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