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釋字第790號─栽種大麻罪與罪刑相當性原則

2020/04/17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王為|釋字第790號─栽種大麻罪與罪刑相當性原則
本號解釋是司法院大法官第6次[1]直接以「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作為解釋標的,而就其中法定刑度有無違背比例原則之虞等議題,進行違憲審查。本文以下將就本次釋字第790號解釋【栽種大麻罪案】的意旨作一整理..

釋字第790號─栽種大麻罪與罪刑相當性原則

撰文/王為

.輔仁大學法律研究所公法組
.智庫研究員

本號解釋是司法院大法官第6[1]直接以「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作為解釋標的,而就其中法定刑度有無違背比例原則之虞等議題,進行違憲審查。本文以下將就本次釋字第790號解釋【栽種大麻罪案】的意旨作一整理,並以其中回顧「罪刑相當原則」之內涵及有關的大法官見解,作為簡單結尾。

一、 釋字第790號解釋之內容與意見書

(一) 釋字第790號解釋之內容分析

1.  毒品條例第12條第2[2](系爭規定一)部分:

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1年內,依本解釋意旨修正之;逾期未修正,其情節輕微者,法院得依本解釋意旨減輕其法定刑至1/2。其情狀顯可憫恕者,仍得另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大法官的理由如下:

(1)   旨在防制毒品製造之前階段行為,以維護國民身心健康,屬憲法保障之重要利益;立法機關為保護生命、身體法益,就栽種大麻行為,乃採取刑罰之一般預防功能予以管制,可認係有助於重要公益目的之達成;另因別無其他與上開刑罰規定相同有效,但侵害較小之替代手段可資採用,故系爭規定一的法定刑可認為具有必要性。

(2)   然而,基於預防犯罪之考量,立法機關雖得以特別刑法設定較高法定刑,但其對構成要件該當者,不論行為人犯罪情節之輕重,均以5年以上有期徒刑之重度自由刑相繩,對犯該罪而情節輕微者,未併為得減輕其刑或另為適當刑度之規定,於此範圍內,對人民受憲法第 8 條保障人身自由權所為之限制,與憲法罪刑相當原則不符,有違憲法第 23 條比例原則。

2.  毒品條例第17條第2[3](系爭規定二)部分:

系爭規定二減輕其刑規定,未包括犯系爭規定一(毒品條例第12條第2項)之罪,與憲法 7 條保障平等權之意旨,尚無違背。大法官的理由如下:

(1)   系爭規定一之構成要件為意圖供製造毒品之用而栽種大麻,該罪之證據蒐集、調查及犯罪事實認定,較毒品條例第4條至第8條之犯罪相對容易,故犯系爭規定一之罪者是否自白,與刑事訴訟程序儘早確定間之關聯性較低。

(2)   立法者基於偵審成本等因素之考量,不特別將犯系爭規定一之罪而自白者納入應減輕其刑之列,而僅以之為法院適用刑法第 57 條所定犯罪後態度之審酌事項,其差別待遇尚無顯不合理之處。

(二) 個別大法官意見

1.  黃虹霞大法官認為,因自刑法鴉片章到毒品條例,就同一毒品相關犯罪,均如同系爭規定一之情形一般,均未區分犯罪情節輕重,而明定並異其法定刑度。因此,除系爭規定一應依本解釋意旨處理外,就其他同條例規定,相關機關允宜主動檢討。

2.  蔡宗珍大法官認為,平等原則之審查標的應是系爭規定一,也就是說,亦即犯系爭規定一之罪未有自白減刑,用以與系爭規定二所列犯第4條至第8條之罪—有自白減刑之規定比較。不過,本號解釋既已認定系爭規定一之刑度規定違反憲法比例原則,且解釋理由已諭示立法機關應朝「併為減輕其刑或另為適當刑度之規定」的方向修正,就此而言,即無再為平等審查之必要。

3.  蔡明誠大法官認為,本號解釋有關系爭規定一的審查,似乎是以微罪行為或損害限度之量刑為主,而屬有無合乎憲法基本權比例原則(過度禁止原則)之問題,毋庸將罪刑相當原則與憲法比例原則併列審查。

4.  詹森林大法官認為,系爭規定二減輕其刑規定,為何未包括犯系爭規定一(毒品條例第12條第2項)之罪的立法設計,乃有法規範內部矛盾及體系衝突,而違反體系正義及平等原則之疑慮(黃虹霞、謝銘洋大法官採相同見解)。

5.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蔡明誠、黃瑞明及黃虹霞大法官也各自在其出具的意見書認為,相關機關應就大麻相關處罰構成要件、刑度及其減免等規定,衡量其犯罪與刑罰相互對應之合理性予以檢視修正。

二、 憲法罪刑相當原則的體系定位與內涵詮釋

(一) 審問處罰的實體與程序保障

1.  為了確保人民動靜坐臥的自由,不受國家公權力的不當限制,制憲者除了在憲法第8條第1項前段明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的誡命要求外;更在同項針對各式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態樣,設定了有權(限制的)機關及其程序性的規範要求。

2.  就審問及處罰而言,釋字第392號解釋理由書指出:「茲憲法第8條之文義至為明白,其所稱之『法院』,倘遵循該條文字具體所顯示之整體意涵為客觀之解釋,實應僅指職司審判而具有審問、處罰之法官所構成之法院。」。

(二) 罪刑相當性的要求

1.  雖然依照著憲法第8條及釋字第392號解釋的意旨,法律須將有關審問及處罰的權限交由「法院」來行使。但此種規範設計,只是符合了「國家權力的形式合法性」而已,法律的實質內容亦必須符合「實質正當性」、「明確性原則」以及「比例原則」【參見釋384[4]

2.  然而,大法官在歷來的釋憲實務上,又是如何檢視的呢?

(1)   刑罰規範之正當性──刑罰最後手段(謙抑)性

大法官釋字第551號解釋認為:「法律對於人民自由之處罰或剝奪其生存權,除應有助於達成立法目的,尚須考量有無其他效果相同且侵害人民較少之手段,處罰程度與所欲達成目的間並應具備合理必要之關係」。

(2)   大法官解釋鳥瞰:

  1. 釋字第777號解釋:

102611日修正通過之刑法第185條之4規定,一律以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為其法定刑,致對犯罪情節輕微者無從為易科罰金之宣告,對此等情節輕微個案構成顯然過苛之處罰,於此範圍內,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有違。

  1. 釋字第775號解釋:

刑法第47條規定基於累犯者有其特別惡性及對刑罰反應力薄弱等立法理由,不分情節一律加重最低本刑,於不符合刑法第59條所定要件之情形下,致生行為人所受之刑罰超過其所應負擔罪責之個案,其人身自由因此遭受過苛之侵害部分,不符合憲法罪刑相當原則。

  1. 釋字第669號解釋:

大法官認為槍砲條例第8條第1項關於空氣槍之處罰規定,對違法情節輕微、顯可憫恕之個案,無從具體考量行為人所應負責任之輕微,為易科罰金或緩刑之宣告,尚嫌情輕法重,致罪責與處罰不相對應。

  1. 釋字第646號解釋:

大法官認為,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 22 條規定,對未辦理營利事業登記而經營電子遊戲場業者,科處刑罰,旨在杜絕業者規避辦理營利事業登記所需之營業分級、營業機具、營業場所等項目之查驗,以事前防止諸如賭博等威脅社會安寧、公共安全與危害國民,特別是兒童及少年身心健全發展之情事,目的洵屬正當,所採取之手段對目的之達成亦屬必要,而未牴觸憲法第8條及第15條之疑慮。

  1. 釋字第551號解釋:

大法官因為舊毒品條例有關誣告反坐之規定,未顧及行為人負擔刑事責任應以其行為本身之惡害程度予以非難評價之刑法原則,所採措置與欲達成目的及所需程度有失均衡,罪刑未臻相當,與憲法第23條所定比例原則未盡相符

  1. 釋字第544號解釋:

大法官認為,肅清煙毒條例第9條第1項規定對於施用毒品或鴉片者及84113日修正公布之麻醉藥品管理條例第13條之12項第4款規定對於非法施打吸用麻醉藥品者均處自由刑之規定,雖未按行為人是否業已成癮為類型化之區分,就行為對法益危害之程度亦未盡顧及,但究其目的,無非在運用刑罰之一般預防功能以嚇阻毒品之施用,挽社會於頹廢,與首揭意旨尚屬相符,於憲法第8條、第23條規定並無牴觸。


[1] 歷次分別為釋字第194號、第476號、第512號、第544號、第551號以及本文所簡介的第790號解釋。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2條第2項:「意圖供製造毒品之用,而栽種大麻者,處5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500萬元以下罰金。」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犯第 4 條至第 8 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需注意的是,本條項已於109115日修正公布為:「犯第4條至第8條之罪於偵查及歷次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自公布後6個月施行)。

[4] 李惠宗(2019),《憲法要義》,頁179,臺北:元照。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