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大法庭裁定時事脈動-適用見解歧異

2020/04/27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大法庭裁定時事脈動-適用見解歧異
最高法院刑事庭就「詐欺車手應否宣告強制工作」、「被告主動供出未發覺之重罪,有無自首之適用」、「第三人沒收程序之開啟應否由法官職權介入」等法律爭議,提交大法庭裁定,尋求統一法律見解歧異

大法庭裁定時事脈動-適用見解歧異

 撰文/龙律

106年律師財稅法組第6
107年司三等書記官第3

壹、發想緣由 

最高法院刑事庭就「詐欺車手應否宣告強制工作」、「被告主動供出未發覺之重罪,有無自首之適用」、「第三人沒收程序之開啟應否由法官職權介入」等法律爭議,提交大法庭裁定,尋求統一法律見解歧異[1],分述如次:

貳、詐欺車手應否宣告強制工作

一、強制工作之適用

(一)  強制工作之保安處分,係指行為人有犯罪之習慣或因遊蕩或懶惰成習而犯罪者,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

(二)  強制工作之立法目的,乃鑑於行為人將來危險性所為之拘束其身體、自由之保安處分,以達教化與治療之目的,為刑罰之補充制度,惟本諸法治國保障人權之原理及刑法之保護作用,仍應受比例原則之規制,俾符罪刑相當原則。

二、大法庭裁定見解

(一)  大法庭裁定就一行為同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刑法加重詐欺取財罪,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罪論處加重詐欺罪,在「有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的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範圍內,委由法院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

(二)  大法庭裁定以文義與體系解釋想像競合犯之刑罰,並依釋字528471號意旨,採取修正式之肯定說,限縮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的目的性,以求解釋法律必須與社會脈動同步,並闡明法律真義。

三、評析

(一)  就同一行為同時觸犯數罪之想像競合犯,以輕罪之封鎖作用,在輕罪併科主刑、從刑或保安處分,基於責罰相當原則,亦應一體適用,避免刑罰失衡。故詐欺車手之犯行論以重罪之刑法加重詐欺罪,亦應一併宣告輕罪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刑前強制工作。

(二)  又罪刑法定原則,乃指罪名之成立要件與法律效果應以法律明文規定,使受規範者得以預見,作為國家發動刑罰權之適用前提。惟想像競合犯所謂重罪吸收輕罪,僅止於刑罰,而強制工作並非「科刑」,而係保安處分,基於罪刑法定主義,不宜將刑法第55條但書擴張至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

(三)  然強制工作乃拘束其身體、自由之保安處分,為刑罰之補充制度,參酌釋字528471號之意旨,法官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仍應受比例原則之規制,俾符罪刑相當原則。

參、主動供重罪之自首適用

一、             自首減刑規定之適用

(一)  自首之定義

  1. 自首,係指犯罪行為人在犯行未被發覺之前,主動向該管機關申告犯罪事實,並表明接受法院之裁判者而言,依據刑法第62條規定,得減輕其刑。
  2. 所謂「未被發覺前」,包括追訴機關不知有犯罪之事實,或雖知有犯罪事實,而不知犯罪人為何人者,均屬之。

(二)  自首減刑之立法目的

自首減刑之規定,乃獎賞犯罪行為人悛悔申告犯罪事實,使事實易於發覺,避免司法發動搜查資源之耗費而累及無辜,惟自首之動機不一而足,舊法採必減刑之優惠,易使犯罪行為人為獲減刑判決,不分案件情節重大而一律獲得減輕之不公平性,爰修法改為「得減輕」,委由司法裁判者斟酌個案之具體情況決定減刑與否,以防流弊。

二、本件事實

最高法院受理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等罪案件,關於「被告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其中輕罪罪名部分雖為偵查機關所發覺,不符刑法自首之規定;然就其所犯其他重罪罪名部分,則係被告於偵查機關知悉前,主動供出,而接受裁判。於此情形,被告自動供承之重罪罪名部分有無刑法自首規定之適用?」之法律問題,以裁定將此法律爭議問題提交本院刑事大法庭裁判,以統一法律見解。

三、評析

(一)  從行為數及罪數之本質觀之,案件乃被告及犯罪事實所組成,實體法上一罪關係,訴訟法一個訴訟客體,二者具有不可分性,實體法之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罪處斷,乃法律上之一罪,而構成單一案件。

(二)  就單一案件之犯罪事實觀察,被告雖就其所犯其他重罪罪名部分,係在被告於偵查機關知悉前,主動供出犯罪事實,而表明願意接受裁判,然輕罪罪名已為偵查機關所發覺,不符「犯行未被發覺」之要件,而不適用自首得減刑規定。

(三)  惟犯罪行為人於犯後主動坦承重罪之犯行,使偵查機關免於發動搜查資源之耗費,裁判者應援引刑法第57條之規定,科刑時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其犯罪後之態度良好,作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以符合罪刑相當原則,使罰當其罪,與人民法感情無違。

肆、 第三人沒收程序之開啟

一、第三人沒收程序之適用

(一)   第三人沒收程序,乃刑事訴訟法配合刑法沒收去從刑化,基於剝奪不法利益所得所增設之規範。

(二)   第三人沒收之程序參與權

  1. 檢察官提起公訴時或審理中,有相當理由認應沒收第三人財產者,應向法院聲請沒收,並通知該第三人參與程序,予其陳述之機會。
  2. 財產可能被沒收之第三人得於本案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向該管法院聲請參與沒收程序,
  3. 第三人未為第一項聲請,法院認有必要時,應依職權裁定命該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

二、事實梗概

最高法院受理108年度台上字第3594號陶然等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案件,關於「檢察官於本案未聲請沒收第三人財產,法院認為有必要,得否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3項規定依職權裁定命該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而開啟第三人沒收程序,並為第三人財產沒收之宣告」之法律問題,以裁定提交本院刑事大法庭裁判,以統一法律見解。

三、評析

(一)  刑法沒收制度已非從刑,乃準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祓除犯罪行為人保有犯罪所得之誘因,刑事訴訟法亦增訂「沒收特別程序」專編,制定第三人不法利得之沒收,及為落實沒收或不能沒收時替代處分之追徵。

(二)  就沒收第三人財產部分,檢察官未聲請對第三人為沒收,法院應否職權裁定對第三人之財產諭知沒收,參酌刑事訴訟制度改採修正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本於控訴原則、當事人對等主義,法院宜先曉諭檢察官於審判中向法院聲請沒收,並通知第三人參與程序。

(三)  如檢察官怠於聲請,本於沒收制度非刑罰之本質,且貫徹任何人均不得保有犯罪所得之立法政策,法院應援引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規定作為補充適用,應依職權裁定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以權衡發現真實及保障人權之意旨。


[1] 第三人沒收程序、自首適用見解歧異 提交大法庭裁定,自由時報,215日。

法律新訊即時報列表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