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輕罪被發覺主動供重罪,得否自首減刑?自首要件之適用

2020/04/27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輕罪被發覺主動供重罪,得否自首減刑?自首要件之適用
被告運輸三級毒品,另起犯意侵占毒品,並變賣取得現金,同一犯行涉犯輕罪之侵占、重罪之販毒,受偵查機關因侵占罪受拘提逮捕時,主動供出具裁判上一罪所犯的販毒重罪,依想像競合犯論以重罪,得否適用刑法第62條之

輕罪被發覺主動供重罪,得否自首減刑?自首要件之適用

 撰文/龙律

106年律師財稅法組第6
107年司三等書記官第3

壹、發想緣由

被告運輸三級毒品,另起犯意侵占毒品,並變賣取得現金,同一犯行涉犯輕罪之侵占、重罪之販毒,受偵查機關因侵占罪受拘提逮捕時,主動供出具裁判上一罪所犯的販毒重罪,依想像競合犯論以重罪,得否適用刑法第62條之自首減刑?[1]

貳、自首之適用

1.自首之要件

(1)刑法第 62 條之「自首減刑」規定,乃行為人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得減輕其刑。簡言之,自首係於偵查機關尚未發覺犯罪事實,抑或雖知有犯罪發生,但尚不知悉何人所為,方有「自首」之適用。

(2)反之,若犯罪發生或事實已為偵查機關所知且已知何人所為,縱行為人主動到案申告坦承犯行,至多稱之為「投案」,不適用「自首減刑」規定,僅得作為「量刑輕重」之參考依據。

2.自白與自首得遞減其刑

(1)最高法院101年度第4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刑法第62條所謂自首,祇以犯人在犯罪未發覺之前,向該管公務員申告犯罪事實,並受裁判為已足。目的在促使行為人於偵查機關發覺前,主動揭露其犯行,俾由偵查機關儘速著手調查,於嗣後之偵查、審理程序,自首者仍得本於其訴訟權之適法行使,對所涉犯罪事實為有利於己之主張或抗辯,不以始終均自白犯罪為必要。

(2)至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規定:「犯第4條至第8條之罪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減輕其刑。」,旨在使刑事案件儘速確定,鼓勵被告認罪,並節省司法資源,行為人須於偵查及審判中均自白者,始符合減輕其刑之要件。

(3)自首減刑之規定,重在鼓勵行為人自行揭露尚未發覺之犯罪;毒品自白減刑之規定,則重在憑藉行為人於偵查、審判程序之自白,使案件儘速確定。二者之立法目的不同,適用要件亦異,行為人同時存在此二情形,除應適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減輕其刑外,尚得依自首之規定遞減其刑。

參、肯否之爭

1.最高法院73年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關於犯人因案被發覺獲案,於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訊問中,陳述連續犯其餘行為或牽連犯他罪,是否有自首之效力,臚列三說:

【甲說】

裁判上之一罪其一部分犯罪既已因案被發覺,雖在檢察官或司法警察官訊問中被告陳述其未發覺之部分犯罪行為,並不符合刑法第六十二條之規定,不應認有自首之效力。

【乙說】

連續犯或牽連犯既規定以一罪論或從一重處斷,科刑上有審判不可分之關係,雖僅自首其犯罪之一行為,仍應認有自首之效力。

【丙說】

裁判上一罪實質上為數個犯罪行為,自首效力僅及於未發覺部分,所自首者如係較重之罪,即無再行計較他罪有無自首之必要,如所自首者為較輕之罪,則不影響於重罪之處斷。

2.決議採甲說,以裁判上一罪關係,輕罪部分已被發覺,不符自首「在犯罪未發覺前,自行申告其犯罪事實於該管公務員,而受法律上之裁判」之要件,縱坦承重罪部分,不生自首減刑之適用,至多作為「犯後態度」之量刑事由。

肆、大法庭裁定

1.被告以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依想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罪處斷。就輕罪罪名部分雖為偵查機關所發覺,不符刑法自首之規定;然就其所犯其他重罪罪名部分,則係被告於偵查機關知悉前,主動供出,而接受裁判。於此情形,被告自動供承之重罪罪名部分有無刑法自首規定之適用,經大法庭裁定宣告仍有自首要件之適用,顛覆舊有決議見解。

2.大法庭裁定意旨略以,裁判上一罪之想像競合犯,本質上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考察自首之立法目的,乃在於鼓勵行為人自行揭露尚未發覺之犯罪,俾由偵查機關盡速著手調查,簡化嗣後偵查、司法審理調查程序之資源耗費。是以,就實體法上自首、訴訟法上關於犯罪事實之觀點而言,應就想像競合犯的各項罪名,分別觀察認定,始符合法規範意旨。

3.刑事大法庭一改舊有刑事庭會議決議,裁定輕罪雖被偵查機關發覺不符自首規定,但重罪自首接受裁判,仍適用刑法第62條前段減刑規定,乃與時俱進、積極創新之裁定,俾符事理之平及國民法感情,成立新之里程碑。反之,就已發覺之罪,不生自首之適用。

伍、評析建議

1.舊有決議係從罪數觀點而論,裁判上一罪之想像競合犯,乃法律上一罪關係,一部分犯行既被偵查機關所發覺,效力及於全部,縱被告主動坦承未被發現之其餘犯行,仍不符合自首「犯罪全部尚未發覺」之要件,無自首減刑之適用。

2.惟被告在犯罪全部尚未發覺時,僅主動坦承一部分犯罪,其餘犯行均適用自首減刑之規定,相較於上情顯有輕重失衡之虞。是以,大法庭裁定一改舊有見解,改採以各項罪名分別觀察認定之作法,採取對行為人較有利之適用。 

3.審究自首減刑規定之適用,乃在於鼓勵行為人自行揭露尚未發覺之犯罪,節省司法調查資源之耗費,倘在犯罪事實未發覺之前,即向有偵查犯罪權限坦承犯行,並表明願意接受法院裁判之意思。就減刑之立法目的而言,被告在裁判上一罪之輕罪被發覺,主動供出未發覺之重罪,符合法規範意旨,均應一體適用。

4.參酌最高法院1014月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就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7條第2項與刑法第62條之適用關係,二者之立法目的不同,適用要件各異,審理法院除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減輕其刑外,尚得依「自首」規定遞減其刑。以此見解觀之,凡有利於行為人均得遞行適用,採取大法庭裁定較有利於行為人,應予肯認之。

[1] 輕罪被發現主動供重罪 大法庭認可適用自首減刑,自由時報,416日,資料來源:https://m.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135925

法律新訊即時報列表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