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子雲|從一律重罰100萬談行政行為可能引發之裁量瑕疵問題

2020/04/29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子雲|從一律重罰100萬談行政行為可能引發之裁量瑕疵問題
近期於台北市大安區某夜店查獲一違反居家檢疫之個案,該人士係近期從柬埔寨返國之民眾應居家檢疫卻離開住家出門遊樂。新北市長侯友宜隨即組成聯合查察關懷小組視察轄下室內封閉遊樂場域勸導民眾在疫情高漲期間,「不

治亂世用重典的陰魂不散-從一律重罰100萬談行政行為可能引發之裁量瑕疵問題

撰文/子雲

.律師高考及格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與科際整合研究所

 

壹、新聞案例事實簡述

109323日報載[1],近期於台北市大安區某夜店查獲一違反居家檢疫之個案,該人士住新北市三重區,因係近期從柬埔寨返國之民眾,應居家檢疫,然該人士卻離開住家,出門遊樂。新北市長侯友宜隨即親自率警、消、衛生局、公安小組等單位組成聯合查察關懷小組視察轄下KTV、釣蝦場等室內封閉遊樂場域,直接到各包廂進行臨檢,勸導民眾在疫情高漲期間,「不要到處趴趴走」,特別是應居家檢疫之民眾,若擅自離家,新北市府絕對以最高額罰鍰重懲,並送集中檢疫所安置。

貳、問題意識

一、要求民眾應配合居家檢疫之法源依據為何?

二、 無視個案情節,一律裁處最高額罰鍰之行政行為是否違反行政法上法律原則?

參、本文探討

一、針對居家檢疫之法源依據,該新聞內容中以及侯市長之陳述並未提及,然應係根據現行傳染病防治法第58條第1項第4:「主管機關對入、出國(境)之人員,得施行下列檢疫或措施,並得徵收費用:四、對自感染區入境、接觸或疑似接觸之人員、傳染病或疑似傳染病病人,採行居家檢疫、集中檢疫、隔離治療或其他必要措施。」,故得要求民眾居家檢疫,另再根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15條第2:「違反各級衛生主管機關依傳染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所為之檢疫措施者,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鍰。」得對違反居家檢疫之民眾予以裁罰,尚屬具有法源依據。

二、然根據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15條第2項之規定,裁罰之數額係授權主管機關選擇,有10萬元至100萬元可供裁量,然市長當時指示,卻要求係一律裁罰最高額100萬元。

三、但是我們來看行政訴訟法第201條規定:「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之行政處分,以其作為或不作為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者為限,行政法院得予撤銷」,所以行政法院對行政機關所為的裁量決定是否適當,固然沒有審查權限,但是行政機關在裁量的時候,是否遵守一般法律原則,有沒有逾越比例原則、平等原則,以及有沒有裁量怠惰、裁量恣意、濫用等等的違法情事,基於權力分立的觀點,行政法院仍然可以審查。我們再看行政罰法第18條第1項規定:「裁處罰鍰,應審酌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應受責難程度、所生影響及因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所得之利益,並得考量受處罰者之資力」,本條項立法理由說明「第一項規定裁處罰鍰時應審酌之因素,以求處罰允當」,我國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41號解釋也表示「對人民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行為處以罰鍰,其違規情節有區分輕重程度之可能與必要者,應根據違反義務情節之輕重程度為之,使責罰相當」之意旨。準此,行政機關依規定裁處罰鍰時,就應該審酌違反行政法上義務行為的「應受責難程度」、「所生影響」及「違反行政法上義務所得之利益」等等情節,並注意使責罰相當,以符合比例原則,避免造成輕重失衡,否則就會有裁量瑕疵或濫用之違法。(桃園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106年度簡字第149號意旨參照)

四、再看行政程序法第10條規定:「行政機關行使裁量權,不得逾越法定之裁量範圍,並應符合法規授權之目的。」,行政訴訟法第4條第2項規定:「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之行政處分,以違法論。」,又同法第236條適用第201條規定:「行政機關依裁量權所為之行政處分,以其作為或不作為逾越權限或濫用權力者為限,行政法院得予撤銷。」。這邊所謂「裁量逾越」或「裁量濫用」之違法,應該包括依法應加以裁量但卻怠於裁量之情形在內。而主管機關於裁處時,固然有他裁量之權限,但是就不同之違章事實裁處罰鍰,如果沒有分辨事件的不同情節,就不符合法律授權裁量之意旨,行政機關裁量權之行使,就是出於恣意而屬裁量怠惰,行政機關所為的行政處分就屬違法。換句話說,立法機關制定罰鍰額度之上下限,授權行政機關裁量權的情形,行政機關固然可以在該罰鍰之上下限內選擇適當之額度,但是也應該依受處罰之違章事實情節,考量立法授權目的為之。否則縱然行政機關裁處之罰鍰並沒有逾越法律規定之上限額度,但也會損及立法授權行政機關裁量權之行使。再者,行政機關裁量權之行使,如果沒有審酌各該案件之違章情節給予相對應的裁罰數額,而逕自處以較高罰鍰數額,則對於其中可能違章情節較為輕微的案件來說,該手段就有逾越必要限度而違反比例原則。也就是說,行政機關對於違反同一行政法之多數案件,如果沒有分辨其不同違規情節,卻一律處以定額之罰鍰,行政機關除了具備沒有審酌各該案件的違法情節而有消極不行使立法者所賦與其裁量之裁量怠惰外,也含有對於違反情節較輕微之案件處以過重之處罰而造成違反比例原則,應構成裁量濫用。準此可知,行政處分如有裁量怠惰、違反比例原則而構成裁量濫用等裁量瑕疵之情事,行政法院自得以之為違法,予以撤銷。(新北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判決102年度簡字第134號意旨參照)

五、則於本件市長的指示情形來說(即居家簡易偷跑者一律裁處一百萬元罰鍰),根據上引我國法律規定與實務見解,如果行政機關對於法律所賦予其之裁量權,沒有遵守比例原則、沒有區分各該人民的違規情節輕重、審酌違反行政法上義務之受責難程度,其裁處最高額之行為,就是出於恣意而有裁量怠惰之裁量瑕疵。縱認當前疫情狀況不可謂輕微,然我國乃法治國家,意涵即為國家應依法而治,國家亦不可藉此機會規避法律規範,所求只為使應居家檢疫之人民乖乖待在家,而無論情節輕重一律裁處最高無罰鍰,將嚴重斲傷依法行政原則;更不用說,既然係居家檢疫,於目前防疫分類下,就不是最高風險族群,國家未盡其照護人民之義務,一方面輕輕要求人民居家檢疫即可,一方面又嚴格限制行動,於人民無期待可能下之繼而違規而接受罰鍰,不無疑義。我國社會、人民更應當反思,「治亂世用重典」此一陳舊、未經實證統計研究之思維,是否將成為阻礙我國邁向法治國家之巨石?


[1]109/3/23ETtoday新聞雲報導:【KTV大臨檢…一開門是市長!侯友宜下重話:居家檢疫偷跑「我一定重罰100萬」】網址: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00323/1673977.htm

法律新訊即時報列表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