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審慎執行死刑兼顧社會正義及人權保障-死刑之存廢

2020/05/09
司法官律師|法律新訊即時報|龙律|審慎執行死刑兼顧社會正義及人權保障-死刑之存廢
最高法院對於第三人沒收程序之啟動,考量沒收是獨立的法律效果,基於控訴原則、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在檢察官未聲請沒收第三人財產時,應否先曉諭檢察官聲請,而不得逕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產生歧異見解,爰提付

對第三人之沒收程序與洗錢防制法之議題-正當程序與法規競合

 撰文/龙律

106年律師財稅法組第6
107年司三等書記官第3

 

壹、 大法庭裁定之見解

一、發想緣由

最高法院對於第三人沒收程序之啟動,考量沒收是獨立的法律效果,基於控訴原則、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在檢察官未聲請沒收第三人財產時,應否先曉諭檢察官聲請,而不得逕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產生歧異見解,爰提付大法庭制度統一法律見解。

二、爭點意識

法院得否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3項前段規定,裁定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並依審理結果,諭知沒收與否之判決,而不以經檢察官聲請為必要?

三、統一法律見解

大法庭持肯定見解,以刑法沒收專章為維護財產之秩序,明定沒收之法律效果兼及第三人;刑事訴訟法本於控訴原則,檢察官起訴效力及於犯罪事實及沒收。法院基於法治國訴訟照料義務,及保障第三人之聽審權,應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俾其充分行使防禦權,斟酌一切事證而本於全辯論意旨為判決。

四、具體理由

()實體法沒收擴張及於對第三人之沒收

  1. 刑法增設第五章之一沒收專章,第38條第1 項之「違禁物」第38條之12項之「犯罪所得」,採法定要件之義務沒收,或第38條第3項(犯罪工具、犯罪產物)採合目的性之裁量沒收,除犯罪行為人外,並擴及對第三人犯罪所得。
  2. 實體法之沒收,違禁物不問是否屬於犯罪行為人,均得沒收;供犯罪所用之工具、犯罪預備之物或犯罪所生之物,如第三人無正當理由提供或取得,得沒收之;犯罪所得,如第三人明知或以顯不相當之對價取得,均擴張及於對第三人之沒收。
  3. 沒收之發動,須依附於刑事不法行為,倘法院依審理結果,認為第三人之財產符合宣告義務或裁量沒收之事由,應與刑罰、保安處分同為法院於認定刑事違法(或犯罪)行為存在時,課以宣告沒收之法律效果。

()程序法起訴之效力及於本案犯罪事實及沒收判決

  1. 刑事訴訟程序,本諸控訴原則、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起訴效力及於犯罪事實之本案判決及沒收判決,法院審判範圍及於刑罰、保安處分及沒收等法律效果之相關事實。
  2. 沒收既係附隨於行為人違法行為之法律效果,沒收之訴訟相關程序附隨於本案審理程序,惟沒收屬國家對人民財產權所為之干預處分,為保障第三人之聽審權,應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使其享有獲知相關訊息之資訊請求權與表達訴訟上意見之陳述權,及不服沒收判決之上訴權。

五、評析與建議

  1. 刑事訴訟法第7編之2「沒收特別程序」中,規定「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第455條之12至第455條之33),法院宣告沒收第三人之財產,應踐行正當法律程序,本於「有權利必有救濟」之法理,使第三人享有財產權、聽審權,及上訴救濟之權利。
  2. 又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2規定,財產可能被沒收之第三人得於本案最後事實審言詞辯論終結前,向該管法院聲請參與沒收程序,賦予其程序主體之地位,並具有聲請、捨棄參與程序之程序選擇權。
  3. 惟依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13規定,檢察官於偵查中、提起公訴時,認應沒收第三人財產時,應通知該第三人;於起訴後審理中則得以言詞或書面向法院聲請。倘該案涉及第三人沒收,檢察官未依規定聲請,第三人亦未聲請者,法院得否職權逕宣告沒收,容有爭議。
  4. 鑒於實體法第三人沒收要件成立時,法院即負有宣告義務或裁量沒收之義務,本於維護公平正義,並保障第三人之聽審權,法院應職權依第455條之123項前段規定,裁定命第三人參與沒收程序,並由檢察官負舉證責任,方可對第三人之財產宣告沒收,始與公平審判及法官中立性之義務無違。

貳、洗錢防制法與刑法之競合

一、發想緣由

我國洗錢防制法於107117日修正公布,其主要內容在於:1.將第3條第1款擴張認定洗錢之前置罪名,且就所生犯罪所得,一律禁止以洗錢方式漂白,否則另構成後階段之洗錢犯罪;2.強化金融機構反洗錢的法令遵循義務,包括:訂定反洗錢的內部規範、客戶身分審查與交易紀錄留存、通報義務;3.偵查程序中,授與檢察官得對可疑帳戶向法院聲請禁止交易或處分命令之權限,並得由法官於審判中依職權為之。

二、洗錢類型

  1. 將洗錢犯罪行為明定為3種型態「移轉變更型」、「掩飾隱匿型」、「收受持有使用型」,並將處罰範圍擴張及於持有無合理來源財產而申請開戶,或規避防制程序之行為,避免前置犯罪所得流入金融交易市場。
  2. 以人頭帳戶提供者為例,若非詐騙集團成員,僅由集團成員使用其帳戶進行洗錢轉帳交易時,構成移轉型洗錢罪之幫助犯;但提供者若對幫助移轉型洗錢罪欠缺認識,不具有幫助及構成要件既遂之雙重故意,即不成立該罪之幫助犯。
  3. 又取款車手倘意圖掩飾或隱匿特定犯罪所得來源,而將犯罪所得直接處分,或交予其他共同正犯,或由共同正犯以虛假交易外觀掩飾不法金流移動,成立一般洗錢罪。

三、評析與建議

  1. 我國因應跨境電信詐欺、非法吸金、人肉運鈔等案件,為健全防制洗錢體系,重建金流秩序並接軌國際規範,完成洗錢防制法之修法,擴張認定洗錢行為之定義及其前置行為,並於刑法、刑事訴訟法擴大沒收及保全扣押之適用範圍。
  2. 單純提供人頭帳戶且對進行洗錢轉帳交易有所認識時,構成移轉型洗錢罪之幫助犯;另詐騙集團之車手倘將犯罪所得直接處分,或交予其他共同正犯,均屬一行為同時觸犯刑法之詐欺罪及洗錢罪,依想像競合犯規定,論以較重之罪。
  3. 惟洗錢防制法擴大前置犯罪之認定,且賦予檢察官得對可疑帳戶向法院聲請禁止交易或處分命令之權限,雖有助於犯罪所得流入金融交易市場,但卻未賦予犯罪嫌疑人即時有效之救濟管道,配套措施制度顯有未完備之處,應促請主管機關儘速檢討,俾符「有權利必有救濟」。

更多法律新訊即時報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