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自主與刑法—兼論死亡協助》林東茂教授最新著作/1

2020/06/04
《病人自主與刑法—兼論死亡協助》林東茂教授最新著作/1
…「生命末期的病人自主」這一章,是本書的核心之一。有關末期病人的自主,我的立場是,刑法的干涉必須適度退讓,所以在次一章,針對加工自殺罪提出批判性的質疑。加工自殺罪的解構,還涉及醫療倫理。醫師應當理解…

《病人自主與刑法—兼論死亡協助》

林東茂教授 最新著作

可曾好奇,何以生命自初來世界之始、至走到末路終焉都無法由自己決定?

可曾想過,為何生命的自主權彷彿不屬於我們本體?無論是習俗影響,抑或法律規定,僅只一味地避諱、禁絕生命終止,彷彿摀上眼便不必看到
而看不到,就不存在。

然而,議題始終存在:人生旅程中有太多不能掌控之事

……慢性病痛、長期疾患、絕症纏身、重鬱失衡、臨老無依……

儘管艱難與坎坷滿布,但希望你知道,我們仍然能掌握自己生命的未來——

也可以讓更多人,一起主動追求自己生命的自主權。

/ / / / /

《病人自主與刑法—兼論死亡協助》是關於醫療的刑法論述,皆涉及病人自主。

內容包括:導論、病人同意的刑法問題、專斷醫療、醫療過失、照會單的刑法評價、生命末期的病人自主、對於加工自殺罪的質疑、結論與建議。全書文字精鍊流暢,蘊藏作者的深刻思辯,讀者安靜對晤,必有感應。

以下節錄分享林東茂教授於本書之第六章第六節

刑法合理對應末期病人的自主-貳、幫助自殺的合法化

基於尊重生命的高度價值,刑法不許幫助自殺。西方國家如奧地利、義大利、英格蘭、葡萄牙、西班牙、波蘭,也處罰幫助自殺。

幫助自殺在德國原是無罪的,但有不少呼聲,認為基於敬重「生命的尊嚴」,任何結束生命的加工行為,都應該以刑法禁止。於是,德國立法者在刑法裡把幫助自殺的行為做了處罰規定,增列刑法第217條:

「一、意圖促成他人自殺,藉此獲利而提供、創造機會或媒介者,處三年以下自由刑或科罰金。

二、參與者自身非基於獲利,為第一項所稱他人之家屬或其他親近之人,不罰。」

這個規定的針對性很明顯,是要處罰「具有營利性質的行為」,並不是一網打盡幫助自殺的行為。儘管如此,這個規定也引起違憲的質疑,並已有憲法訴訟的提出。

應否處罰幫助自殺?判斷的關鍵是「生命的尊嚴」。尊嚴的意義必須從法律的概念去理解。Roxin的說法很值得參考。他認為,所謂尊嚴,從法律的觀點看,是一種防衛權。是為了防衛他人實行侵害尊嚴的舉止,而不是禁止自我侵害。法律的發展,是越來越強化個人的自我決定權。所以,Roxin反對處罰幫助自殺(但主張禁止組織性與營利性的幫助自殺,如Dignitas)。

主張處罰幫助自殺的人另外認為,自殺者很難有真正的自由意思決定。2012619日德國的「法律人聯盟生命權」組織(Juristen-VereinigungLebensrecht),在記者會上發表意見:「90%以上的自殺者,很少有自我負責的能力,他們大多是憂鬱或有其他精神上的疾病。」意指,幫助自殺,無異於殺害不能自我負責的人。

關於這個問題,前文已經作了說明。幫助不能自我負責的人自殺,依照刑法,本來就是殺人行為,而非幫助自殺。所謂的幫助自殺,前提是自殺者必須有完整的自我決定能力。所以,這個處罰幫助自殺的理由不能成立。

如果重症病人自己參閱死亡協助的文獻,聽取醫師或心理醫師的意見,或與相關機構接觸,對於死亡問題做了深入分析與瞭解,其自殺即是經過成熟的決定,而非病態的決定。這種自殺即是自我負責。幫助這些可以自我負責的人自殺,刑法不應加以干涉。

比較可能從事幫助自殺的人是家屬或醫師。家屬在瀕死的重症病人懇求下協助自殺,心理掙扎必然至大,實無非難之理。法律上也必須重新評價醫師的角色。醫師不僅是生存的協助者,也應該是死亡的協助者。間接的死亡協助、消極的死亡協助、病人處分權的尊重、醫療中斷,都是死亡的協助。堅決求死的人如果得到醫師的協助,可以減輕折磨,也可減少波及無辜,例如:跳樓自殺或撞車自殺。所以,醫師在特定條件下幫助重症病人自殺,刑法不應加以責難。

處罰營利性的幫助自殺,是否具備足夠的正當性?德國刑法學者提出這樣的質疑:「自殺既然是憲法所保障的權利,死亡陪伴與死亡協助的活動都應該同樣得到憲法的支持。如果要以國家的刑罰權介入,必須考慮比例原則。」這話說得委婉,事實上就是反對處罰組織性的幫助自殺。

依我看,除非全面禁止幫助自殺,否則既然不罰「個人的」幫助自殺,就很難處罰「組織的」幫助自殺。文明社會都必然發生人口老化的現象,有越來越多的獨居老人。當大病纏身,周邊毫無安慰之人,老人清楚知道大限將至,不願意接受無效的醫療,不願意承受激烈的疼痛,不願意毫無生命品質的殘存,能夠向誰求助?Dignitas這類組織正好提供了解脫之道。Dignitas所做的,就是讓病人溫馨、無痛而且有尊嚴的告別人世。

對於生命末期的病人懇求自殺而提供協助,應該加以合法化。幫助自殺的人,是否獲利,是個人或組織,不是刑法關心的重點。想想看,Dignitas這樣的組織,需要場地、諮商醫師、專業的死亡陪伴員、藥物、協助火化,等等,如果沒有營利性質,怎麼可能運作?

以下節錄分享林東茂教授於本書之序文

導論這一章,我對於自主權的源流與意義有很多個人感想。
自主權是弔詭的,自主權如果沒有限制,終將毀掉自身。病人的自主權亦復如是。『病人同意的刑法問題』這一章,我對於病人同意與刑法的關係,做了細密且深入的討論。我不畫蛇添足,多費唇舌在醫療背景的交代上,而是扣緊刑法問題。
專斷醫療,則是討論不獲病人同意的醫療,可能衍生的刑法關係。醫療過失這一章,則是說明,即使得到病人同意的醫療,如果不慎失敗,也可能有刑法上的問題。在這一章,我對於
2018年修正的醫療法第82條,提出個人的思考,應該值得參考。
第五章『醫院照會單的刑法評價』,說明病歷表或照會單的意義。兩者皆涉及病人自主的記載,具有重要的證據價值,都屬於醫療文書。
『生命末期的病人自主』這一章,是本書的核心之一。有關末期病人的自主,我的立場是,刑法的干涉必須適度退讓,所以在次一章,針對加工自殺罪提出批判性的質疑。加工自殺罪的解構,還涉及醫療倫理。醫師應當理解,生命的開始需要醫師協助,生命的終結當然也需要。死亡屬於整體生命的一部份,從出生到死亡,我們都需要醫師的協助。
……

作者簡介

林東茂

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

現職: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

專書七本:

經濟犯罪之研究

危險犯與經濟刑法

一個知識論上的刑法學思考

刑法綜覽

猷爭造化功追憶山田師

刑法總則

刑法分則

犯罪學(林山田、林東茂、林燦璋、賴擁連合著)

學術論文約百篇。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