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法|釋字第793號解釋之餘波

2020/11/25
公法|釋字第793號解釋之餘波
釋字第793號解釋應該是今年最眾所矚目的解釋.....故想透過這篇,稍述轉型正義的意義及為何具有迫切性,同學可以用看故事的方式先理解這號解釋及本文,考法研所之前再次精讀即可。

釋字第793號解釋之餘波

  • 文 / 霖徊

律師高考及格、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財稅法學組

#關鍵字:轉型正義、不當黨產條例、政黨、釋字第793號、促轉會

 

◆寫作緣由及考點說明(前言)

釋字第793號解釋應該是今年最眾所矚目的解釋,大法官勇敢的碰觸了台灣目前第二大黨,也是歷史最為悠久的中國國民黨,百年來威權歷史的內幕,本來多是在歷史書籍才可以看到的內容,躍然於大法官解釋當中;雖然如此,因本號解釋偏向政治議題且具有針對性,筆者認為成為考題的機率不大(此處是指國家考試,研究所則反而非常需要注意),故想透過這篇,稍述轉型正義的意義及為何具有迫切性,同學可以用看故事的方式先理解這號解釋及本文,考法研所之前再次精讀即可。

 

一、概述

蔡英文政府於民國105年上任後,為了兌現選前落實「轉型正義」的承諾,在府、院的合作下,著手一系列的立法工程,具體成果例如: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的成立、公開戒嚴時期不義文件的法源-政治檔案條例之立法,以及透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所建置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然而,由於這些年立法的針對性,所有法律及其效果均指向台灣早期的威權塑造者-中國國民黨,加之近日該黨全國代表大會中黨代表有關故宮應屬國民黨之私有財產、不分區立委亦主張從中國運來的黃金屬於國民黨私有,再在可見早期黨國不分之特色,而以上爭執點,可謂截至釋字第793號解釋後告一段落,亦可謂又正式開啟了新興且敏感的政治議題,牽動各大政治團體之角力。

 

二、釋字第793號解釋之大意

(一)背景

大法官在本號解釋認為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整部法律均無違憲之處,立法者是可以透過立法方式限制政黨之財產處分權,而毋庸採取透過憲法方可限制之見解;在條例的實體內涵上,雖然套用本條例的要件後,本條例搖身一變,成為專屬且為了國民黨量身訂做的法律,遭質疑執政黨有清算、抄家滅族的嫌疑,但大法官表明「訓政約法賦予中國國民黨在訓政時期具有指導監督政府之地位。在行憲後,憲法與臨時條款雖均未賦予中國國民黨法定之一黨統治地位,然至89年第一次政黨輪替前,中國國民黨事實上長期立於主導國家權力之絕對優勢地位。又中國國民黨於長期執政期間,經由撥歸經營日產、行政院及各級政府機關之補助、轉帳撥用、贈與等方式,以無對價或不相當之對價取得財產,或經政府准許黨營事業特權經營特定業務等途徑,取得大量資產,致其在透過選舉爭取執政機會上,與其他政黨相較,仍擁有不公平之優勢競爭地位,此等不當取得之財產,自應予以回復,俾建立政黨得為公平競爭之環境,以落實轉型正義。」故立法者採取針對性、個案立法之情形,在轉型正義公共利益之追求下,仍屬可容忍而合憲之舉動。

(二)解釋結論

1.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規範政黨財產之移轉及禁止事項,不涉及違憲政黨之解散,亦未剝奪政黨賴以存續、運作之財產,並非憲法所不許。

2.同條例第2條第1項規定:「行政院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為本條例之主管機關,不受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規定之限制。」與憲法增修條文第3條第3項及第4項規定尚屬無違。

3.同條例第2條第1項規定及同條第2項規定:「本會依法進行政黨、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不當取得財產之調查、返還、追徵、權利回復及本條例所定之其他事項。」第8條第5項前段規定:「本會得主動調查認定政黨之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第14條規定:「本會依第6條規定所為之處分,或第8條第5項就政黨之附隨組織及其受託管理人認定之處分,應經公開之聽證程序。」尚無違反權力分立原則。

4.同條例第4條第1款規定:「一、政黨:指於中華民國76715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法規定備案者。」與憲法第7條平等原則尚屬無違。

5.同條例第4條第2款規定:「二、附隨組織:指獨立存在而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之法人、團體或機構;曾由政黨實質控制其人事、財務或業務經營,且非以相當對價轉讓而脫離政黨實質控制之法人、團體或機構。」與法律明確性原則、憲法第7條平等原則及第23條比例原則尚無違背;同款後段規定與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尚屬無違。

三、轉型正義之意義

轉型正義這個名詞,詳細的內涵應為「轉型期正義」,重點應放置於從威權轉型至民主時期當中過渡期的「正義」,具體直接以台灣來說,因台灣是經過寧靜革命從威權獨裁到民主,如此轉變的特色在於,威權時期的高官權貴不會被清算,因為這個民主沒有經過真正的革命,威權政府到民主有一定的延續性(例如國民黨解嚴後李登輝仍然當選總統),從而台灣轉型的困難處會存在,就算民主化之後,威權高官一樣變成民主時期高官,既然民主了,無法再次殺人滅口,他們會轉變為選擇滅證,因此一來銷毀檔案或要求永遠不解密,二來透過批評執政黨的打壓等等來塑造白色恐怖不應該被繼續撕開事實,進一步讓時間慢慢過去能獲取的資料越來越少,讓所有人被迫隨著時間忘了這段卑劣的往事,這是威權轉型者盤算的妙招。

因此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是讓真相「公開」並「保存」,讓後代子孫可以透過前述被保存之內容,如:文獻、相片、影像等等,來思考並評斷威權時期之功與過,德國的轉型正義之所以能相較全世界成功,在於德國人明白,如果不讓真相保存,以前大屠殺、基因試驗或人體測試這類的事情,經過時間的刷洗,後人將會淡忘、無法想像,而導致後代甚至會質疑,屠殺是否僅僅是傳說或受害人變本加厲的造謠?故若無轉型正義,威權史便會隨著時間被人們淡忘,彷彿草原古城埋沒在風吹沙礫一般,最終反而會使仍受威權利益之人為了洗白,重新定義當年的歷史(如:沒有國民黨,哪裡有台灣的民主;或是沒有蔣經國,哪來解嚴此類邏輯荒謬之言論),使真相與正義將永遠無存。

相關商品
新保成網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