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法|看不見的戰爭──影集Skam中的刑事相關爭議分析

2021/03/17
刑事法|看不見的戰爭──影集Skam中的刑事相關爭議分析
……本劇第二季中包含了諸如難民、對未成年人性犯罪、聚眾暴力等議題,如實呈現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面對的那些令人不敢開口的事;本文以下將先簡要介紹第二季的故事內容,接著分析其中出現的刑事爭議。

看不見的戰爭──影集Skam中的刑事相關爭議分析

  • 文 / 蜜德莉
    通過司法官考試、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院刑事法學組

#挪威青春教育片 #聚眾鬥毆 #拒絕證言權 #性犯罪 #未成年人

壹、前言

Skam,中文譯名《羞恥,是一部由挪威廣播公司推出的青春教育劇。全劇共四季,劇情主要描述尼森高中學生的日常。每一季中皆有其所欲探討的議題,如第二季中(亦即本文所欲關注的主題)包含了諸如難民、對未成年人性犯罪、聚眾暴力等議題,如實呈現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可能面對的那些令人不敢開口的事。本文以下將先簡要介紹第二季的故事內容,接著分析其中出現的刑事爭議。

貳、劇情簡介

(預警!以下含有劇情內容)

  故事承接第一季,本季主角Noora,在男主角William以好友Vilde作為威脅的情況下,答應和他進行約會。原先對William沒半點好印象的Noora,在和William的相處中漸漸對他改觀。然而,William仍是校霸團體中不學無術的一員,為了賠償酒後意外砸碎的商品,他和他的同夥們召集了一個募捐派對,打算以此籌措賠償金。適逢歐洲難民議題發酵,Noora對他此種只顧自己享樂,卻忽視整體世界情勢的作為感到不齒。而為了讓Noora一同參加此派對,William表示他將把募捐到的善款部份捐給收容機構。Noora最終仍是參加了派對,且在不知不覺中,已對William產生情愫。在又一次的爭吵後,兩人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真實渴望,在橋上吻了起來。

雖然兩人心意相通,但因Noora的朋友Vilde曾經瘋狂地迷戀William,導致Noora並不敢將此事告訴她的好友們。享受著和William在一起的喜悅時,Noora同時發現他總是對自己的家庭支吾其詞,尤其是在她拜訪了他們家,見到了他的哥哥Nikolai後,他竟否認她女朋友的身分。在此同時,William仍時不時被捲入校際之間的鬥毆事件,有一回,William在混戰中抄起了酒瓶便往其中一人頭上砸。Noora目睹了這一幕,她驚訝於William的暴力,也因此向他提出想暫時分開的想法。

  對此Noora感到痛苦,她認為自己討厭戰爭和暴力,所以無法和使用暴力的William在一起。她的朋友Sana開導她,表示戰爭並不是因為暴力才爆發的,而是因為誤解和偏見。倘若Noora希望世界和平,她就要努力去理解別人所作所想的原因,要接受並非所有人都和他擁有一樣的世界觀,並非所有人都有能力判斷是非。Sana告訴她,倘若她連自己喜歡的人都沒有試圖去理解,那才是真正可悲的。聽聞這席話,Noora決定給William一次機會,但當她想找對方談話時,他的手機卻打不通。

  她找到他家去,開門的不是William,而是Nikolai。他邀請Noora留下和眾朋友狂歡,並說了許多不實資訊,導致Noora誤會William的為人而以酒精麻痺自己。隔天醒來後,Noora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地和Nikolai躺在同張床上。

Noora當場嚇到了,迅速穿衣離開,並在事後不斷追問Nikolai是否對她做了什麼,Nikolai則回以多張Noora的裸照。因為酒精的關係,Noora對此事完全沒有印象,她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被Nikolai性侵,又或是他們是合意性交,她不敢告訴好友們,更無法對William傾訴。然而,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William最終還是知道了這件事,並在盛怒下離開了Noora。好在最後真相大白,Nikolai僅是拍攝裸照,並未對Noora進行強制性交行為。好友們知道了此事都陪伴在Noora身邊,並鼓勵她向Nikolai提起刑事告訴,而William也因為捨不得Noora而返回她的身邊。

  故事的最後繞回了William拿酒瓶砸人的案子,Noora的好友們皆被傳喚去作證,但Noora告訴她們William是因為害怕朋友受傷才有此行為,希望她們在作證時可以說明這點。Sana則表示她們可以保持緘默,這是她們法律上的權利,所以她們都不會對William的案情有任何不利的陳述。結果就在Noora以為這件事會和平落幕時,William卻告訴她他承認犯案了。

  Noora激動地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William告訴她,倘若在Noora的性犯罪案件裡,我們說要相信公平公正的法律制度,相信它可以做出最好的裁決,但是在William自己的案子中,卻選擇不相信而逃避,那就等於告訴Noora,在她的案件中法律其實並不能保護她的。為了讓Noora相信法律,William選擇接受自己應得的法律制裁。

參、相關刑法爭議分析

雖然本劇並非推理偵查劇,但其中不乏有許多可以探討的刑事相關爭議,臚列如下(以下分析將以我國刑事法為主):

一、William於混戰中拿起酒瓶砸人→傷害罪、聚眾鬥毆罪探討

於此一事實中,William所觸犯者為刑法第277條傷害罪,此並無疑義。其他在場助勢而並未真正動手者,則觸犯刑法第283條聚眾鬥毆罪。值得注意者係,舊法第283條的處罰對象包含「下手實施傷害」之人,然立法者認為,本罪係處罰單純在場助勢者,若其下手實行傷害行為,本應依其主觀犯意及行為結果論罪。是舊法第283條後段為贅文,於新法修正後予以刪除。

二、Noora被Nikolai拍攝裸照→刑法、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的交互適用

首先,在本件事實中,Noora雖然因酒後段片失去記憶而不清楚Nikolai是否有強制性交行為,然而經過在場其他與會人士的證實,Nikolai同樣醉得不省人事,應無法成立刑法第227條對幼童性交罪。

而對於Noora的裸照部分,因有確切證據,故應可成立刑法第315條之1第2項之罪。然而,Nikolai之行為是否可成立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6條之拍攝兒少色情影像相關罪名,則有疑問。本條之構成要件為「拍攝、製造兒童或少年為性交或猥褻行為之圖畫、照片、影片、影帶、光碟、電子訊號或其他物品」,有論者對「性交或猥褻行為」的範圍表示疑義,認此範圍過於狹窄,且「猥褻」一詞定義不明,應有修正必要。關於立法論之爭議,囿於篇幅,本文暫且不予討論,而按照實務向來之見解,裸照應可該當於「猥褻」一詞,故Nikolai之行為同時可構成此條之罪。

三、Noora好友拒絕對William的案件作證→拒絕證言權之範疇

於事前討論中,Sana表示他們在法律上有保持緘默之權利,故可對William的案件三緘其口。然而詳細分析可知,Noora好友為刑事訴訟法第176條之1所稱之證人,而證人倘無同法第180條、第181條及第182條之事由,於法律上並無拒絕證言權可茲行使。查本劇中,好友和William並未有如上所述之關係,其應不得拒絕證言。

  然因其皆為未成年人,可能有未滿十六歲之情事存在,而依刑事訴訟法第186條第1項第1款為不得令其具結之人,故倘若好友們確實有隱匿或修飾事實之情事,依法並無偽證罪之適用。

肆、結語

年輕人或許會犯錯,然而本劇中Sana對Noora的那席話,本文認為實值法律人一同省思:

戰爭並不是因為暴力才爆發的,而是因為誤解和偏見。倘若你希望世界和平,就要努力去理解別人所作所想的原因,要接受並非所有人都和你擁有相同世界觀、並非所有人都有能力判斷是非。倘若你連自己喜歡的人都沒有試圖去理解,那才是真正可悲的。

貼上標籤固然簡單,但標籤背後所蘊含的,正是以矯正社會秩序為目的的我們所應嘗試去理解的。